「Sukhāvatī」

「此心安處是吾鄉」
CyHo_ / 苏諾_

>INTJ型近視天蝎座
>一個又帥又正直的人
>多年不寫不代表以後不寫

憂來思君不可忘
無緣不必話言涼

2017.08.23
---------------------

浮世滔滔 人情渺渺
一劍飄飄 一生笑傲

雖然很幼稚,但是還是自勉一下吧。


--

P.S:親愛的W,祝你十六歲生日快樂。Mua~❤

- First Class  2014

- 醫龍 season3 2010

因為你想讓我看看你眼中的風景。

- 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應該燃一點。

  就算是這樣又怎樣了?我一個人遠遠地站著,看著就好。

超出自己情感容量的感情無論是喜歡還是厭惡都會轉變成痛苦,而傾瀉過多的情感同樣會造成無法填補的空虛。

無論如何都不想變成那樣的人,所以只能盡力讓自己心平氣和起來。


-Legal High season2 2013

據說今天是萌節……不會賣萌啊,這種事果然應該交給雅人叔 o(*≧▽≦)ツ

-Legal High 2012

太!喜!歡!古!美!門!這!樣!的!設!定!了!

神賤!!!!但又是絕對是一個高智商賤人!!!我一直覺得古美門之所謂場場勝訴不是在於神一樣的挖掘信息,也不是無懈可擊的口才而是對於人性的洞悉。他清楚自己的委託人和對手是怎樣的人,在意怎樣的事,也深知這樣的社會環境以及在這條件下該說什麼樣的話。

人性本來就不是單純的,律師非法官,雖然不是法學學生但在我看來作為律師的唯一目的就是讓委託人勝訴。勝者即是正義,一切就等獲勝之後再說吧。

沒有之前八首的感覺啊,當年即使沒有看過劇場版和原作都被《Oblivious》驚豔,被《君が光に変えて行く》治癒,被《傷跡》點燃,被《ARIA》震撼,不斷Loop《Sprinter》,跟著輕哼《Fairty tale》,被《Seventh Heaven》徹底感動,感觸得到《Snow Falling》的靜謐。但是這首《哈利路亞》總給我一種非常適合演唱會的感覺……於是和之前幾首非常不搭。

當然梶浦一向是根據原作來寫曲的,或許看完會更容易接受一些。前八首真的是一聽曲調眼前就能出現畫面,所以這首應該也是吧……?說起來《未來福音》的風格我都覺得和前七章有些出入。唔,要不再去看遍小說也好。

至於另一首《Dolce》……啊拉,名字很喜歡。兩首里我反而比較喜歡這首。聽下來有種在教堂唱聖歌的感覺……是爲了呼應《哈利路亞》么-_,-對於這種風格必須是Wakana為主聲調啊,Keiko的低音有段聽起來有些怪怪,不過總體來說這首歌也不錯……K團畢竟很少出錯。

- 半澤直樹 2013

最近完全掉到了《笑傲江湖》的坑里,補完了原著之後打算把央視版的也補了。這首ED一開頭嚇了我一跳,不過後面還行啊……
順便打算去滿洲里的時候開始補起《天龍八部》或者《連城訣》 (´・ω・`)

因為原著只看過《越女劍》和《神鵰俠侶》的緣故總覺得《笑傲》和《神鵰》比起來風格差了很多啊,感覺一個是致力於改寫人生觀的武俠世界一個是更重於愛情的武俠故事……而且《神鵰》那修辭啊…………

看書最多的武俠作者其實是滄月……但是她模仿痕跡好重………從武俠到漫畫到遊戲。。。抽去搬抄來的設定和詩詞…………愛情故事超標得常常讓我覺得這書歸錯類了= =【。
說起來之前看過一篇文章是說古龍和金庸的區別,嗯,我全給忘記了。【。
兩個人的作品我都只看過兩部——《笑傲江湖》《神鵰俠侶》和《陸小鳳系列》《楚留香系列》【。 
所以我覺得我沒啥資格去評論,兩者我都挺喜歡的~……好吧我比較喜歡金庸的風格和古龍的人物。【。

因為補太high的緣故都忘記自己也有想寫的東西…昨天好歹敲了一點但是對前面的都好像刪掉從來。不過想想時間也不多了,往後能寫多少是多少。

然後慢慢把武俠都給補齊了是我除了找到以後出路之外目前最大的夢想。【出息……

啊,《笑傲》里最喜歡的是衡山派的莫大。說不出什麽特別的理由,但是讀完整本書之後印象中記憶最深刻的就是這位只出場過七次的莫先生。或許是敬佩也或許是某種程度的共鳴?大概吧。

- 半澤直樹 2013

最喜歡的一句話和最喜歡的那個角色。

渡眞利身上有種說不清的陰謀感,八卦又高智商的存在,但又給我種賤賤又蠢萌的感覺,聽上去很不搭可那是萌點,包括眼鏡。

- Downton Abbey: Christmas Special 2011 

- 空之境界 第三章 痛覺殘留 2008

「万物には全て綻びがある。人間は言うにおよばず、大気にも意志にも、時間にだってだ。始まりがあるのなら終わりがあるのも当然。オレの目はね、モノの死が視えるんだ。おまえと同じ特別製でさ」
「だから―――生きているのなら、神さまだって殺してみせる」

- 一代宗師 2013

-走在無人的街上,是因為自己想要獨處。還是因為想讓自己以為自己在獨處呢。

……無論哪一種都是沒有意義的自問。明明無論怎麼想我現在都是在獨處。


- 嫌われ松子の一生 2006

致你們。

- 一吻定情 Love in Tokyo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