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hāvatī」

「此心安處是吾鄉」
CyHo_ / 苏諾_

>INTJ型近視天蝎座
>一個又帥又正直的人
>多年不寫不代表以後不寫

憂來思君不可忘
無緣不必話言涼

2017.08.23
---------------------

浮世滔滔 人情渺渺
一劍飄飄 一生笑傲

昨夜忽夢少年事 惟夢閒人不夢君

昨天晚上跟轉轉聊天。

我跟他商量,能不能解除了我微博的關注。

這事怎麼講,自從渣了劍三之後,微博上也加了很多幫會里的好友。有的也面過基。不是一個圈子裡的,對其他圈子應該沒興趣。至少我是這樣的人。可偏偏,我也是怕,被他們闖入我露中圈知道“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蘇蘇。”這種……

我特麼可是個帥氣機智犀利的純陽。
↑這句話我瞎編的。但除了犀利,我都佔全了。

嗯,反正劍三不是問題,露中也不是問題。
可是碰一起就很尷尬了是不是?

尤其還是轉轉。

我跟他講完之後,他先懵逼了一下。問,為什麼。
我跟他講,因為我覺得羞恥。
他又問,為什麼羞恥,我不看啊。
我說,你不懂,我就是不好意思。
他說,因為你們同人圈那種小黃...

請賜予我無限愛與工口的力量

看到故人一些話,初覺有些刻薄,但不得不說是事實啊。

回首而望,曾經的自己或許根本不會預料到一切會發展到如此地步。仿佛跌跌撞撞之間失去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

太多的事情即使已離去卻更加心照不宣。

-

我有的選擇么?沒有。

本該我做主的不是我沒那本事,就是被剝奪了選擇的權力。

-

我不想的事情誰逼我做都不可能。

如若不然,我會以最激烈的方式作出抗議。
——讓大家都不會好受。

-

孽都是自己做出來的。

-

既已各奔前程,但願事事順心。

若我離去,後會無期。

-

我已亭亭,無懼亦無憂。

We laughed and kept saying "see you soon".
But inside we both knew we'd never see each other again.


雖然我們互相笑著說“再見”,但我們都心知肚明 分離即永別。


—— La leggenda del pianista sull'oceano

整理相冊的時候找到以前收藏的三十題。

因為心情不好所以想在寫論文之餘寫寫三十題放鬆一下什麽,看了下題目之後總覺得就是自己以前寫過東西的分體。於是就當寫番外吧。-L-

然後打算露中開個新坑,名字又用了曲名。真是方便。【。
但是不知道怎麼開頭,廢死了。
連焰鋼的也不知道怎麼繼續寫,滿洲里好像把所有的雞血都給抽走了。再加上最近的那些事情……嗯嗯,有點鬱悶當然不僅僅是因為這幾件事情。

有些想法停不下來,今天早點睡,明天就重新開始了吧。
因為不打算直說所以就挑重點詞了。

給我筆,給我紙,還有錢。我只要他們。

發洩完了。


在這些亂七八糟亦喜亦悲的事情之後常常會有種不願動彈的情緒,無分二三次元。大概我天生就是一個多說多錯的人,以前那麼多事情大多也都能一致地歸一為禍從口出。認識到這一點之後即使偶有發作也下意識不會像過去那樣直接。哪怕是意見相左的事情也不想多說什麽。想起之前給一個朋友,也不算是朋友吧,沒有深交的,總之就是一個點頭交的妹子寫過私信,滿滿一篇最後還是全部刪掉只留下了幾句話。

——除非是重要的人或者是觸及本質、忍無可忍的問題。

長久下來我不知道也不想太清楚自己在別人眼中是什麼樣,對於自我的定義,無能、無才以及無趣。
無論怎麼鬧騰都躲避不開的不真實感和疏離感啊。有些事情看著真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