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hāvatī」

「此心安處是吾鄉」
CyHo_ / 苏諾_

>INTJ型近視天蝎座
>一個又帥又正直的人
>多年不寫不代表以後不寫

憂來思君不可忘
無緣不必話言涼

2017.08.23
---------------------

浮世滔滔 人情渺渺
一劍飄飄 一生笑傲

純陽·雲台仙境
純陽·雲台仙境
純陽·雲台仙境
蒼云·映雪湖
英雄秦皇陵·華燈浮廊
英雄秦皇陵·華燈浮廊
純陽·雲台仙境 | 還真
揚州·再來鎮 | 巫山

昨天精煉了下雲裳的腰墜,居然裝分上了九千甩了大號氣純一大段路在高分低能的路上一去不返。
純陽號因為配裝為了湊四秦風附加屬性和加速,一直沒有換掉鞋子和戒指。為了湊裝分試著把朔雪鞋和天地為本換了上去,一不小心也拿到了九千分的成就=_=

有句話怎麼說。
“煢煢白兔,東走西顧。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作為一個道姑我一直覺得《眉間雪》其實挺矯情的。但裡面有句話很對。

是不是每種感情都不容沉溺放肆 交情淡如君子

先說最近的事情好了。

上週奶秀去打了次秦皇陵。認真算起來,算第二次打。
進去的時候裝分已經8900了,但沒想到團長叫了六個老闆。
加上我一共四個治療。9200和8700的補天,還有一個同是雲裳的,8800。探雪拉脫了幾次,和9200的補天一樣,臉比較黑。都中了好幾次探雪的火牢花雨,各種慘烈。

不過最後還是四奶過了。HPS排第三,大家成績都差不多,比第一的奶秀低了大概1000左右的HPS,舒了口氣。

為什麼這麼說呢,那就說說打王翦時的一個小插曲吧。
那時候,群裡的毒奶妹子說,蘇你還是不要坑野團了。

因為秀秀第一次打QHL全通,跟的是幫會的團。
那時候裝分還是8400左右吧,兩秦風,照理能進秦皇陵了。但是探雪奶得一塌糊塗,被野人說。五君也挺尷尬,雖然他自己覺得說我說得挺重。反正最後工資也沒要,撿了兩個秦風牌子和加速暗器,就退了。

事後老五說,以後絕對不帶我奶秀打秦皇陵。外加毒蘿那時候也笑我,確實是我手法不好。所以想著無論如何,一定要秦皇陵及格。

然後就是上個賽季結束的幫會聚會。
因為是幫裡唯一活著的純陽成女和七秀成女,所以雙開了號過去。
也是毒蘿在YY說,蘇你的秀姐那麼吃藕就不要過來了。

我知道很多時候大家都是開玩笑,但從一開始我就覺得我的秀秀不適合這個地方。在QHL坑了親友的時候就動了退幫的念頭,只告訴了巫山和兩個徒弟。但一直沒有真的退幫。

直到毒蘿說了那句。
你不要坑人了。

是啊。

---

其實從劍三一開始,我很多時候都是個累贅。別看現在很high會說兩個號都能打夜守啊秦皇陵作為一個氣純DPS能一直打前七什麼的。

我這人是典型的不能過群體生活的人。
這話我跟還真突發奇想地說過,但他什麼也沒說。其實他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如果當初不是他說會跟著我跑商,我是不會答應他入浩氣盟的。

包括以前那些,從露中來的,帶我一起玩的,不打招呼就轉服的,微博雙向我的。
親友們。

我不知道說能再說點什麼。

巫山有次聊天問起我,他說每個玩劍三的人都有一個江湖夢,這是劍三一開始打的口號,那我的是什麼,或者說,我心中的江湖應該是什麼樣。

我很認真地說,818。我是來看818的。
巫山:……

然後改了個口。

-其實我心中的江湖已經有人寫過了。
-誰?
-能有誰,金庸,古龍啊。
-……
-我很喜歡陸小鳳和令狐沖。笑傲江湖就是我心中的武俠。所以我選擇了純陽。

然後他說他喜歡的是無崖子,所以選擇了純陽。
接著我們互相開啟嘲諷MODE。

---

後話是,我不僅秦皇陵奶還算不賴。又紅了半邊天——出了玄晶就是紅到發紫了。

出了口惡氣的感覺。

後來五君發現我走了,回來找過我。命令我晚上一定得回去。
——誰叫他是我師父又是幫主呢。

但我還是留在了應劫那邊,還改了ID,被小風和曲奇一頓說。還被小雲嘲笑改得比以前難聽。不過巫山倒是說新名字沒以前好……

我只想說,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回去了。

自尊心作祟吧。
不再有葉景楓了。

言一,言涼。聽著乾脆。

---

都走吧,這次我自己走。

想等的人我會繼續在那裡等,不留的,我會自己離開。

---

其實我剛入劍三時的憧憬,是個一個人走在山水間的犀利劍純。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