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沏弦

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

©苏沏弦
Powered by LOFTER

【双玄】卿

Title:卿
CP:双玄/剑气 - 贺玄<剑> x 师青玄<气>
设定:现代,剑网三paro

◇自娱自乐,写哪算哪。
◆灵感源自三糙组睡前故事《无人赴约》


1/


剑网三老黄历·今日宜【摸奇遇】【撩情缘】

今日运势签:上上签

系统提示:恭喜侠士天降鸿运收到一份神秘大礼,请到信使处领取额外奖励!


黄历,卦象,还有奇遇这种充满玄学和不确定概率的东西,对于一个讲究科学至上的工科生贺玄从来都是无稽之谈。


这不,每日签到说自己今天运势是上上签,还手气颇佳翻到了额外奖励的天降鸿运。结果呢,鸿运的额外奖励既不是宠物天书奇缘,也不是珍奇马驹或稀有挂件。

贺玄看着屏幕上信件对话框里那块孤零零又不值钱的六级五行石,充满不屑地哼了一声,右键领取,关掉对话框。


不会信,并不代表着不期望。

就像暗恋一样,不去说不代表就不喜欢。


取完信件之后,「鸿运当头」的贺玄手法娴熟地操作着屏幕上一身玄衣道袍的人物开始了一天的日常活动。


说起来这是贺玄入坑开始玩这款国产游戏的第三个年头。剑侠,情缘,还有三,是外界对这款充满江湖气息和人情味道的游戏最简单粗暴的表面理解。然而对于贺玄这种母胎solo来说,其实和绝大部分的玩家一样,他的这个游戏只有剑侠,剑侠,还特么的是剑侠。


其实贺玄这个人长得剑眉星目很是好看,身形又高大修长,在学校里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而且就算不看外表,光是他的声音,也引来过不少迷妹蹲在YY频道里旁听他和队友打竞技场。可是无论二次元,还是三次元,他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谈恋爱或者找情缘这方面的事情。


现实里的贺玄今年刚读大三,土木工程系学霸的属性让这个明明外貌俊秀,气质高冷的青年除了自家小妹之外,从来就没有跟哪个女孩子认认真真地好好打过交道。每天都是宿舍,教室,食堂,三点一线,雷打不动,风雨无阻。


也不知道是天注定还是巧合,在游戏里贺玄选的这个职业心法也很是特别。


—— 纯阳


纯阳宫是一个建立在华山的道教门派。广袖长袍,三尺青锋,鹤鸣千山,配上高耸庄严的道冠,哪哪儿都是仙气飘飘。这个门派分两种职业心法,一种为远程内功,紫霞功,俗称气纯或者「渣男功」,另一种为近战外功,太虚剑意,俗称剑纯或者「备胎剑意」。


一门两心法,如太极般截然相反,你中有我,相生相克,相爱相杀,生生世世,纠缠不清。


贺玄选择的为后者,也就是太虚剑意。他选这个心法其实是有个小秘密的,跟一个他还不知道在哪个服的,名叫师青玄的气纯道长有关。

只是关于这个气纯,他从来没有跟旁人提及过他。


剑纯在PVP里是一个很受己方欢迎、敌方排斥的心法。像贺玄这么犀利的十三段,甚至可以跟版本爹一战的老胎剑纯更是炙手可热。但是为什么犀利至此名声在外的贺玄至今还是没有情缘呢。


「女人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听完离经花姐求情缘的邀请,贺玄无比淡漠中二十足地回应了人家。然后在花姐恼羞成怒地「去跟竞技场过日子吧,再见,臭男人!」的吐槽里,贺玄熟门熟路地退队,回主城交任务。



2/


关于贺玄的选择玩剑纯的那个小秘密,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就跟他拒绝了那么多姑娘基佬的情缘请求一样,是个说不出口的秘密。


这一切源于大一的校园文化节。

那次文化节很特别,因为有个某游戏软件公司的赞助。有钱能使鬼磨互推嘛,于是在资本的支持下搞得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即便是贺玄这种不善言辞、专攻学术的人,也在好友花城的怂恿下出门去随意转了转。


如果贺玄知道当天有这么多人他绝对是不会选择出门的。可这个观点在经过体验区的时候,却被得到了推翻。


他本是漫无目的地随意参观着,不知不觉被汹涌的人群挤到了体验区的校园竞技赛现场。也是那时他才知道,这家游戏公司是为了推广游戏和发布校园招聘才会赞助这次文化节的。借赞助之便,游戏公司特地选了广场中心搭了一个简易牢固的舞台办了一场校园竞技赛。


贺玄被挤到竞技赛会场时,比赛已经进入到了决赛,而且已经是即将结束的时候。


他至今记得台上对立两方各坐着三个人,而正中央的大屏幕里一方还是满员,而另一方还有一个dps和一个正被锤在地上无暇顾及他人的治疗。从选手的表情来看,只有一个dps的那支队伍应该是由一个身穿白色汉服,神清骨秀的男生正在操作着,画面既诡异违和,又有种大神降临般的气场。


从台下几个尖叫的小姑娘口中贺玄得知,这个男生是隔壁软件设计专业的大一学生,叫做师青玄。师青玄为人风趣潇洒,且不可貌相,长得像是艺术系的小鲜肉,实际上却是写编程的天纵奇才外加网游高手。因为长相颇得小姐姐们的欢心,今天本来是被汉服社拖去的做人形看板的。结果他一听说有这么个比赛,手一痒便溜出来,还一不小心把战绩打得太漂亮,直接打进了决赛。


虽然队友岌岌可危,可师青玄神采飞扬的脸上却不曾见到丝毫惊慌。他专注地盯着屏幕,手上的操作游刃有余。屏幕上手持短剑白衣翩然的人物身形灵巧地穿梭在几根障碍物之间卡住了对方的视线。


「可惜了啊,如果是剑气花还能搏一下,但师青玄的队友不是剑纯,奶花星楼还CD了,要输了呀。」


贺玄似懂非懂地听着旁人的议论,目光不由自主地放在了屏幕里那个白衣道长身上。


就当台下众人以为这场比赛还要胶着一段时间时,补完了气剑和坐忘减伤的白衣道长突然放弃了绕住冲了出来。


一个「镇山河」稳稳落在了队友奶花的脚下,气纯站在「生太极」里对着正在集火自家奶妈的dps默默读着「七星拱瑞」。然而在读条即将结束的一刻,贺玄看到师青玄显然切换了目标,将焦点对准了毫无防备的敌方治疗。


一套技能卡着公CD一气呵成。

贺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屏幕上跳出了一个「师青玄 成功斩杀了 XXX」才知道,这场比赛已经被掰成2v2。


接下来的发展出乎意料地翻了个盘。

白衣道长干脆利落地乘胜追击,贺玄只听到刚刚站他旁边分析战局的男生又吐槽了一句「我日,这都能翻盘?掌门亲自上的号吧,蓝光剑仙啊失敬失敬。」比赛便在尖叫声中结束了。


被称作剑仙的师青玄此刻正不负「渣男功」的称号,坦然地被一众小姐妹们崇拜的目光包围在中间。


像是感觉到有什么异样的目光,茫茫人海之中师青玄抬起了头跟贺玄的眼神撞在了一起。

然后露出了他那颗小小的虎牙,给了贺玄一个略带稚气的干净笑容和甜甜的wink。


啊,会心了。



3/


后来贺玄才知道,师青玄居然是同系学长师无渡的亲弟弟。不仅如此他同时还知道了,这个双商极高却相当猖狂的学神级学长还是个严重弟控。


借着师无渡的「东风」,贺玄成功和师青玄成了朋友。可或许是不善言辞外加心怀鬼胎的缘故,贺玄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跟师青玄相处。除了「修电脑」这种备受鄙视的理由,贺玄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借口得以接近师青玄。好在师青玄的性格温顺人又洒脱,总是客客气气从不拒绝贺玄高达一周两次来修电脑的请求。


在班里撩妹圣手的指导下,贺玄考虑从游戏开始侧面进攻,主动找借口接近师青玄。


受到校园赛路人对战局分析的影响,贺玄选择了剑纯这个职业。并不因为「太虚剑意,天下无敌。」,而是因为他冥冥中有一种妄想。妄想着师青玄应该需要一个犀利且心有灵犀的剑纯队友,能陪着他一起纵横江湖大放光彩,而不是让他以一打三。


可直到这个剑纯散排都能上十三段了,他还是没有站在那个让他心动的气纯身边。


不仅仅是因为羞于启齿的爱慕,贺玄觉得像师青玄这么光风霁月的人应该很受人欢迎,甚至还有很多情缘。


那么多人,师青玄的身边或许并不缺他一个。



4/


如此一来,今日适宜的【撩情缘】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可玄学这种事情,你说它准它不准,你不把它当回事,它偏偏就会成了真。


热血沸腾地打完小攻防之后,贺玄发现今天的速度着实是快。可是刚打完群架的他此刻既无心再进竞技场里刷币,也无心去跟人切磋手法。于是他索性开始琢磨起自己的配装。就这么一眼,还真让他看出了些不满意的地方。


命中偏低,容易造成招式技能未命中而技能偏离,在竞技场的高端局里是很要命的一件事情。


贺玄琢磨着是不是在世界上喊人收点帮贡换个破命戒指暂时顶替一下,便把光标放到了复制党们骚话满天飞的世界频道的对话框里。偏生这时候校园网波动了一小下,整个界面一卡,贺玄鼠标一抖把上面其他的人对话复制了下来,还发了出去。


[世界]黑水沉舟:\#阴险 小秀秀,一个人玩游戏呢~


看着自己不小心复制到还发出去的这句骚话,贺玄沉默了。


秀秀指的是另一个门派,七秀。分远程内功心法冰心诀,和治疗心法云裳心经。贺玄对奶秀没有什么想法,但是他,作为一个剑纯,对冰心的意见可以说是非常之大。


他曾经排到过一个超犀利的冰心。

剑推爆剑爆。就这么一瞬间,五个瞬发的技能,满血还开着转乾坤减伤的贺玄就躺在了竞技场的地面上高歌一曲凉凉。真的不是他菜,也不是装备碾压,纯粹就是因为职业克制的原因。可以见得贺玄发出这条世界之后内心是有多冷漠了。


不过让贺玄得以自我安慰的是,虽然每天世界频道都是骂策划和类似的骚话,然而实际上都是群「密不回,组又拒」的沙雕网友。逞一时复制骚话之快,倒是真想找情缘者寥寥无几。


所以应该不会有秀秀真的当回事吧……


然而没等他怎么冷漠庆幸,整个画面却跳出了一个新的提示。


屏幕中间,水墨圈圈。

左上两个红色的篆体大字:奇遇。


贺玄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奇遇以及奇遇的画面,这个对话框便自动消失了。他不是没有出过奇遇,而这个奇遇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以往的奇遇,在触发之后都会在奇遇界面停留一段时间,随后自动缩成屏幕右上角一个金色的小提示框,以标明奇遇的名字和指引后续的任务。而这次的奇遇,仅仅只有一个奇遇界面,不仅界面消失地飞快,还没有那个金色的小提示框,也没有后续任务。这种设定实在是不够合理,也有可能是游戏BUG卡住了小提示框,但出奇遇毕竟是证明自己欧气满满的一件喜事。贺玄也没有多去思索,下意识想小退重置一下,却被密聊地提示音给拉回了神思。


这是一条很古怪的密聊,对方的ID是三个问号。


???:道长,你的配装有点问题呀。#欣喜


可能是BUG吧,贺玄还是用这个理由说服了自己,鉴于对方并不是骚扰而是讨论配装,而他也确实命中不够,便礼貌地回了句是的。


得到了回应,对方很快也回复了一句:因为你命中缺我呀#欣喜#欣喜#欣喜


贺玄:……

贺玄:……啊?



5/


贺玄强忍着强退并合上电脑的冲动,焦点着对面一身青衫还在转圈圈原地剑舞的成女角色,思量再三提出了疑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青衣女子很是爽快地告诉了他:「我是系统安排给你的情缘呀。」

贺玄调整了下人物角度,仔细打量着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还屏蔽不掉的秀秀,直接挑明了疑点:「你明明是个七秀,为什么你的ID没有显示,是不是用了什么BUG给卡的?」

青衣女子甩了个「婆罗门」,给贺玄刷了个袖气BUFF道:「诶,不是情缘缘你说想要个秀秀情缘的吗?」

贺玄皱了皱眉:「所以我是触发了送NPC情缘的奇遇,因为我刚刚的世界发言,就给了我个七秀情缘?」

青衣女子祭出扇子灵巧一翻手腕,给贺玄又刷上了翔舞和上元点鬟的双hot,乖巧地答道:「是啊,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情缘了,高不高兴?」


贺玄:你哪儿看出我高兴了?


就算贺玄对奇遇并无什么研究,但他也知道绝对不存在有什么送NPC情缘的奇遇。可是眼前这个青衣女子既无法查看装备,又可以随意在不切换心法的前提下随意使用两个心法的技能,实在是……难以理解。


贺玄摸索着想去寻找屏蔽奇遇NPC的选项,打算眼不见为净。可是这奇遇本就古怪,自然也是找不到什么屏蔽的方式。


把各个设置都翻了一遍之后,搜寻无果地贺玄打算放弃挣扎。今天发生的怪事太多,他已经不想去管了,就当跟着个会刷血会帮忙打怪的跟宠吧。他调整了下心态问了一句:「秀秀怎么称呼?」


总不能叫问号问号问号吧。


「情缘缘想怎么叫都可以哦。」青衣女子似乎是莞尔一笑,青色披帛上绣着的粉色桃花枝似乎隐隐暗示着贺玄这真的是一场天降鸿运般的良缘。


「那就…青玄?青衫的青。」

我的那个玄。


后半句痴心妄想地话贺玄自然是说不出来,然而系统倒是乖觉,NPC原本「???」的ID就在他刚打出字的刹那就变成了「青玄」。


羞耻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不过情缘缘你要是真的遇到了喜欢的人,而不敢直接说出口,可以对他用这个。」

体贴入微的青玄似乎发现了什么,她一个二段跳落在了贺玄的黑衣道长面前,紧接着屏幕上跳出了个交易框。

「用了这个道具之后,你也就能屏蔽我啦。」


交易框里摆着一个橙色的物件,图标和那个名为「海誓山盟」的烟花一模一样。


贺玄把鼠标轻轻移到了物件上,发现确实是个「海誓山盟」烟花,唯一不一样的是,这个价值52013金14银的烟花,在游戏里买的是有七天限时的。而这个被自己起名为「青玄」的系统情缘给的,却是个永久烟花。



6/


考虑再三之后,下午贺玄又去找了师青玄。


其实上一次他找师青玄修电脑时就故意把游戏图标放在了桌面上最显眼的位置。除此之外,他还特地换上了,师青玄参加校园赛当天的同款校服的竞技场同模套。区别之处仅在于师青玄的原模是白色,而竞技场同模是纯黑色的。


远远看着像情侣装。


他特地跑到门派地图拗了半天姿势截了几张图,挑了个自认为最好的设置成了桌面背景。绣着黑色鹤羽的驰冥校服,黑金色的剑纯大橙武瀚海长风,配上纯阳的满天白雪,帅得惨绝人寰。


明显而不刻意,实为一招妙棋。


他觉得像师青玄这种性情如风的高玩看到了他桌面十有八九会问他在哪个区服,然后……他的黑鹤道长旁边就有机会多出一个手持气纯大橙武霜影玄玑的白鹤驰冥道长了,想想就觉得美滋滋。


但偏偏师青玄那天不是八九,是二一。人家根本没有提起过这个事情。


于是借着这次这个诡异奇遇的事情,贺玄打算借机会再暗示下师青玄。可是师青玄除了感慨一句「贺兄你好红啊。」之后就没了下文。全程还不怎么搭理贺玄,专心致志地把他的电脑都检查了一遍。


贺玄郁闷地喝着师无渡送进来的咖啡,连里面的糖被恶意换成盐巴都没发现。


「贺兄你刚刚说,这个奇遇的NPC是个七秀?」师青玄怕贺玄无聊,嘴上跟他闲扯着,手上的东西却没有停下来,他吃吃一笑,「别是个秀萝大哥吧?」


师青玄会这么问,纯粹是因为七秀这个玩家多为妖号。你永远不会猜到一个萌萌的萝莉,或者美艳动人的成女背后会不会是一个左青龙,右白虎的女装大佬。


贺玄皱了皱眉,总觉得今天哪里不太对劲,可他没喝出来什么不对劲,满心是希望师青玄能接着话题问下去。


「不是的,是个成女。」

「原来,贺兄你喜欢秀秀呀。」因为面对着自己的缘故,贺玄并不知道师青玄在操作些什么,他只能听到师青玄灵巧的指尖在键盘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然后露出了个惯有的麦芽糖味儿的笑容。「那,她的名字叫什么呀?」


「是叫青……」差点祸从口出的贺学霸终于回过了神,「青……青……………………」

「……亲?青?卿??」

望着师青玄快要溺死自己的笑容,贺玄艰难又结结巴巴地胡诌了一句:「倾酒…叫小酒。」

师青玄莞尔:「啊,很好听呢。」


然后直到贺玄离去,师青玄也并未问起过区服的事情。



7/


后来贺玄发现,其实有个系统情缘也是不错的。


大概是知道贺玄不喜欢说话,青玄通常只是安安静静地跟在贺玄身后陪着他做日常。而且得益于他人看不到青玄的存在,偶尔遇上野外群架什么,青玄也会偷偷地帮着贺玄糊个风袖减伤控个人。贺玄没用多少时间就适应了青玄的存在,虽然不是他想要的,但聊胜于无。


可这一天的青玄与以往不同,吵着要去雪竹林。贺玄本来想拒绝,可一想到说不定是奇遇bug修复要去接后续任务,破天荒地应了下来,拎起这个系统情缘,从太极广场一路向北地双人大轻功飞到了雪竹林。


无论在剧情的设定还是同人创作里,雪竹林是个很特别的地方。这片被白雪覆盖的竹林里有个密林别院,在任务剧情里是李慕云和郁清公主跳崖殉情之地。相思之种开出绝情之花,是无数人意难平的一段故事。


然而当贺玄在轻飘飘地停在NPC面前时,插件提示周围并非只有自己一个。


少君倾酒@XXXX


是一个背着霜影玄玑的白衣驰冥道长,从ID后缀的区服来看,是刚刚从其他区转过来的。


[密聊]少君倾酒:嗨,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欣喜


是的了,贺玄想起来了。

这个ID,是师青玄的。



8/


「我在那个区的三三队伍散了,队友背着我在一起奔现了。」画面上的白衣道长坐在李慕云和郁清公主的中间,还特地坐得有点偏,像是给黑衣道长留了个位置。「正好我朋友谢怜喊我来这里玩儿,说来打五个纯阳的五五,是不是很有意思?」


贺玄从善如流地控制着自己的黑鹤道长坐在了师青玄旁边,矜持低调地「嗯」了一声。


沉默在意外相逢的两人之间晕开。


青玄远远地在附近的谷底深潭里划着竹筏没有靠近,幽幽的深谷里此刻只有双玄二人。华山终年不停的细雪自山顶缓缓坠下,若是现实,两人怕早已是白雪满头。


「说起来,我们的队伍里还没组满,还缺了两个。」打破沉默的还是师青玄,「贺兄有兴趣吗?不过我们队伍是纯娱乐的,这个配置可打不了很好的战绩。」


没等到贺玄给出答复,师青玄又继续说道:「也不需要急着拒绝我,左右现在没有组齐人。贺兄现在有空吗?我在新服也没什么亲友,不如陪我一起去空雾峰刷挂件?」


无论竞技场还是副本,对于现在的贺玄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邀请。可这真·「天降鸿运」来的过于顺利,本就不太会聊天又被喜悦砸得晕乎乎的贺玄挣扎了半天也没憋出什么好听的话。


于是他们组队去空雾峰刷起了挂件。


纯阳空雾峰的挂件,不同于其他老五门副本的挂件,是一个非常难掉落,听上去很是专情的挂件。


这个腰部挂件是一把蓝色的短剑,名为「卿」。


与卿朝朝暮暮,是贺玄不敢奢想的事情。


一纸数据,满眼江湖。而与你相遇,就是已经我在这个江湖里最美的奇遇了。


五五的纯阳队伍最后还是没有组成,贺玄甚至连根羊毛都没见着。


于是他们组了个剑气打了几把二二,没几个小时,这个新建的队伍「双玄」就上了十三段。不过中途也非一帆风顺,尤其是其中翻车的一把,也不知道贺玄是因为过于紧张还是啥。当时贺玄的血量已经岌岌可危,师青玄的「镇山河」虽然快狠准地落给他,可他的眼里竟只有对面的冰心。毕竟能在心悦之人面前打赢天克对手,实在是件非常长脸的事情。于是好不容易把冰心控得解控全交,贺玄一看一个气场,心中大喜下意识就来了个「人剑合一」。


胎胎心里苦,但胎胎不说。


「玄剑化生势」遇上「人剑合一,势无不破。」

贺玄算是彻底了解了为啥剑气一见面就「看似对骂,实则调情」的传世真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贺玄总觉得在那个失误的「人剑合一」之后,师青玄虽然没多说什么,但肯定是有点嫌弃自己跟他不够心有灵犀。况且师青玄这种手法犀利声音好听人帅多金的大橙武道长,才来贺玄所在的区服没多久,每次贺玄找师青玄的时候,总能发现他周围围着一群花里胡哨的成女萝莉。到最后甚至还有基佬贴了过来,简直岂有此理。


危机感日渐高涨的贺玄怒不可遏,又不好意思多说,终于想起了NPC情缘青玄给他的那枚烟花。


【系统提示】江湖快马飞报!“黑水沉舟”侠士在纯阳对“少君倾酒”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黑水沉舟”对“少君倾酒”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纯阳共同见证“黑水沉舟”侠士这段惊天动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排列成心形的蜡烛鲜花在屏幕前炸开的一刻,不仅缠着师青玄的那群大小姑娘吓了一跳,连贺玄自己都傻看了。


挂机聊天的路人似乎也被小震惊了一下。沉默了小半会儿,近聊频道就被他们给刷了频。什么诸如「啊啊啊剑气内销!驰冥双道长内销啊啊啊!!!我的人生TAT」「卧槽我的师兄在搞我师弟??#鄙视#问号」「我就说他们纯阳宫都gaygay的#鄙视#鄙视」「有没有道长也看我一眼呀,花花也想拥有美丽的爱情#欣喜#欣喜」之流铺天盖地。


始作俑者头热脑胀,神志额外清明地看着一黑一白,站在烟花正中央的两个道长。他们面对面站着似乎在凝视对方。一样的鹤羽校服,一样的待机姿势,还有腰上一样的「卿」。


下一秒贺玄手忙脚乱地合上了电脑,毫不犹豫地站起身冲出了门。



9/


「其实我还有件事一直没有相通,为什么这个BUG会正正好好地发生在我的账号上,又悄无声息地消失?」

贺玄小心翼翼地剥着一袋刚开封的小核桃,修长的手指细心地剔出了桃仁,最后放在了堆在纸巾上,那座高高聚起的桃仁山顶端。


坐在他身侧的花城灵活地转了转手中的水笔,漫不经心地瞟了贺玄一眼,他推了推鼻梁上的平光眼镜,故作神秘地说道:「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送给你几个从哥哥那边听来的情报好了。」

他望了望周围,小幅度地往贺玄那边倾了倾:「首先,师青玄可不止一个号。我听说他以前是个排名冰秀,名副其实的雷电法王,打剑纯手法超一流。」


贺玄:…………

好像勾起了一个悲伤的回忆,而且突然有点慌怎么回事。


「他每个职业都玩的不错,但玩最好的还是气纯吧。对了,还记不记得上次的校园赛?就师青玄拿冠军那次。」

花城一边路透着,一边悄悄把手伸向了那堆贺玄帮师青玄剥好的桃仁堆里。

贺玄反应极快地拍了下花城的手背,无比冷漠地「嗯。」了一声。


「那你知不知道,因为上次的比赛,师青玄已经拿到了那家公司的offer?别这种眼神嘛,他又不是第一个。」

花城用笔杆轻轻敲了敲桌面,拿出了他新闻系的专业水准,压低了声音仔细分析道:「他既然能拿到人家offer,而且科班出身,偷偷修改下你的客户端然后再改回来,这种事情应该难不倒吧…」


也是。


三到四次地接着修电脑的借口接近师青玄,谁知道对方是不是如自己一样抱有窃喜而不为人知的小目的。也难怪这么拙劣的借口师青玄能如此坦然地接受,每次都还能鼓捣好久。


「执子之手」从一开始就不是奢望。


一见钟情的对视,出乎意料的镇定,突如其来的奇遇,命中注定的相逢。

贺玄总以为只有自己在苦恼如何走进师青玄,如何能跟亲密地触碰到他。却未细想,冥冥中师青玄早已奔向了自己。


一如他还目前还未曾发现「卿」的意喻所言。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FIN-


腰挂即为【卿】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