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沏弦

滿堂花醉三千客
一劍霜寒十四州

©苏沏弦
Powered by LOFTER

【双玄】细雪

Title:细雪
CP:双玄 - 贺玄 x 师青玄
设定:现代paro,中医大夫贺医生 x 他的小学弟青玄

HB to  @Ryosuke十二 

宝贝儿生日快乐!!!!!
想了很久没有好的梗,写得很傻x,但是我是爱你的不要嫌弃我QAQ

想说的都写进去了!!

灵感来自七七上次脑补贺玄能做啥职业
我会说我本来想写贺玄是妇科大夫吗?【被打】

---


手机“嗡嗡”地振动了两次之后,被人刻意翻转过来屏幕朝下的扣在了桌面上。


直到开完了这一单的膏方送走了叨叨絮絮的大妈之后,贺玄绷直的背脊才得以松懈下来。趁着片刻休息的时间,他端起杯子喝了口热水,另一只手迅速取过手机,翻转,解锁,轻车熟路地找到微信点开,一套动作一气呵成。


打开软件之后,贺玄不出意外地看到置顶那个熟悉的头像上跳出了写有「N」字红色的小气泡,一跳一跳地仿佛是急切地等待着他的回音。贺玄点了进去,瞬间就被铺天盖地的消息给刷了屏。

 

「贺兄」

「贺兄贺兄贺兄!!」

「贺学长!!!!」

「我跟你说!H市下雪了!!」

「雪积起来了!!」

「好难得是不是!而且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早就下雪ヾ(´∀`。ヾ)」

「【视频】」


发送过来的短视频是在某个类似花坛的地方,如果贺玄的记忆没有出错,那应该是他母校,H市中医药大学的主教学楼下。此时深色的瓷砖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霜雪,上面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写着一个大大的「玄」字,边上还点缀着几朵类似梅花的图案。书写的工具应该是一同入镜的那只手和手里那只挣扎着试图破坏作品的胖橘。


贺玄自己都没发现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笑意,这份笑意被掩盖在口罩之下变得有些朦胧起来。他扭头望了望窗外,灰蒙蒙的云层下果然飘落着些许白色的结晶,来往的人群无不停留下了脚步静静欣赏这份赠礼。


短暂的神游之后贺玄又迅速回过了神,他斟酌了一下,点开了对话框。


贺玄:「刚下课要去吃饭?」

师青玄:「对啊,刚从宿舍楼出来,才路过主教学楼。」


过了一会儿,对面又发过来了一条消息。

师青玄:「对了贺兄,看到我刚刚发的视频了吗?你那边也下雪了吗?(*´∀`*)」


屏幕那边的人此刻似乎很是高兴,即是只是文字。贺玄也能想象出师青玄明亮鲜活的笑容。


贺玄和师青玄结识与三年前。

彼时师青玄刚刚考进H市的医科大学,而贺玄已经是中药系的研究生。恰好当时研究生导师有场公开讲座,两个人又正好坐在了邻座,禁不住师青玄热情的搭讪,两个人便交换了联系方式就这么认识了。


自那之后师青玄便缠上了贺玄,无论贺玄是去医院实习,还是去图书馆查阅材料。只要师青玄有空,他必定是黏黏糊糊地跟在贺玄旁边,拉着贺玄东奔西走到处游玩而且乐此不疲,还逢人就大肆宣扬说贺玄是他最好的朋友。

贺玄一开始还反驳说不是,时间久了他也懒得再去解释什么,对这个小了四岁的学弟也越来越纵容。无论师青玄提出什么样稀奇古怪、甚至连他哥哥师无渡都觉得有些逾越的建议,贺玄有时会有反抗挣扎,可最后基本都是迁就师青玄任他胡作非为。


这可能是跟贺玄本身的性格有关,贺玄在旁人眼中一直是个极其聪慧又性格温和的青年,看好他的人说他是谦谦君子,诽腹嫉妒他的人说他城府极深。可贺玄对师青玄的态度究竟是如何,也只有他自己一人为最清楚。


三年之后,根据原计划的安排,所有人都以为贺玄是要出国读博,连师青玄也不例外。可他却不知此时的贺玄坐在H市某家中医院的诊所里望着屏幕,还正对自己刚刚发给他的消息犯难。


不擅长说谎的贺玄内心不安地纠结了两秒才回了一句:「没有下。」


他刚想再和师青玄说些什么,诊室的门却穿来了敲门的声音。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年纪尚轻的少女,贺玄下意识地反手一扣,又把手机翻面朝下的扣在了桌上。


“你也是来配膏方?”贺玄坐正了身体,迅速回到了工作的状态。他从少女的手中接过了病历卡,看了看封面的信息,逐页翻开,“不至于吧?你年纪这么轻,也要吃膏方?”

少女似乎有些拘束,默不作声地摇了摇头。

“那是有哪里不舒服?”他指了指面前的药枕说道:“手放上面。”

少女配合地将手放了上去,露出了一个苦逼兮兮的表情,头摇得更快了:“也没有,我没啥不舒服。我妈非说我气色不够好,还说天开始冷了,要让我喝中药来调理一下。”

贺玄将手指轻轻搭在了对方的脉搏上,沉思了片刻后说道:“你不需要调理什么,不要跟着瞎吃中药。”他撤回了手指,拿起笔在纸上边写边说:“你呢,每天早些休息不要熬夜。多放松放松,少想写虐身虐心的东西,保持心情愉快就好。”

一听说自己好得很不用调理的少女瞬间容光焕发,理直气壮地从贺玄手里接过自己的病历卡。她道了声谢刚要推门出去,又被贺玄给叫住了。


“生日快乐。”

贺玄取下了口罩,对着少女浅浅地笑了笑,指了指她手中的病历卡。


没有想到对方如此细致入微还突然收到一份祝福的少女瞬间面色一红,扭扭捏捏地哼了句谢谢贺医生就捂着脸迅速跑了出去。


目送完少女离开后,贺玄看了看手表已快到下班时分。他重新拿起手机,点亮的屏幕上却没有显示收到了新的消息。内心不知为何突然有了种说不出的失落,可这也仅仅只是一瞬。贺玄不动神色地叹了口气,换上了大衣准备回家。


推开中医科大门之时一阵寒意扑面而来。细雪仍然在下,贺玄缓缓吸了一口冷气,刚一步踏进雪中时却被人抓了个正着。


那个想见又不敢见的人嘟着嘴正略带怨怼地看着自己。明明此时很是寒冷,贺玄却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飞快地跳动着燃烧里,叫嚣着想要出来。


“贺医生,贺先生,您也给我搭个脉呗。”师青玄牢牢地抓着贺玄裸露在外的手腕,他的指尖因为寒冷冻得有些透红,可掌心似有一团火,烫贴在手腕那块薄薄的皮肤上甚是灼人。


贺玄反客为主将师青玄的手包在了自己的手掌里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的语气有些颤抖,不知是由于激动还是惧怕。

师青玄露出了一种「真拿你没有办法」的表情解释道:“你刚刚不是发了个定位给我嘛。”


要命。

贺玄在内心里暗骂了一句,显然刚才少女推门而入时,贺玄一时匆忙反扣手机未曾注意到自己不小心点到了发送定位。


“还跟我说你这边没下雪,居然骗我。”师青玄小声嘀咕着抱怨,掷地有声地拷问道:“贺兄,你不是去留学读博了嘛,为什么会在H市?”

师青玄黑白分明的眼睛是少有的认真和执着,如此澄澈纯真的目光让贺兄突然有种若是继续欺骗下去会于心不忍的错觉。


“你不是说,你哥哥不会允许你离开这个城市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结婚生活么。”贺玄小心翼翼地捂着师青玄微凉的指尖,“所以我来了。”


“哈哈哈哈哈,贺兄你,你在说些什么啊,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突如其来的露骨表白让师青玄有种质疑人生的错觉,诚然他喜欢贺玄很久,以前披着友情的外衣任性地霸占着贺玄,可在这一刻他却也紧张起来,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贺玄搀着师青玄的手,两个人静静走在纷纷扬扬的雪中。他叹了口气,用此生最温柔的语气解释道:“我是说我没有走,留下来了。”

“你是不是傻呀,”师青玄哭笑不得:“读博诶贺兄,你的博士学位诶。因为我哥的一句话就……”

“可以以后稳定下来再说。”贺玄毫不在意地说着,又将话题扯了回去,他又一次认真地重复了一边:“我是说,青玄,我喜欢你,所以我留下来了。”


师青玄感觉雪花飘在脸上迅速地融化成一滩滩带着甜味的水,他孩子气地把手从贺玄的掌心里抽了出来,抓起贺玄的手指搭在了自己的脉搏上,鬼灵精怪地说:“你诊诊,贺医生你诊诊。”


剧烈的心跳顺着血脉的流动透过细腻的肌肤传达到了另一个人的指尖心上,静寂的天地之间似乎只有雪花坠落的声音。


师青玄抹了抹脸上湿哒哒的雪水,“忧心忡忡”地问了句:“我这病,还能不能治呀玄哥哥?”

贺医生为难地诊断道:“很难,怕是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才能治好了。”


“那就麻烦你啦。”师青玄心满意足地抓过了贺玄的手,认认真真地把贺玄的手指一根根分了开来。然后他把自己的手指穿插了进去,紧紧握住了贺玄的手心:“这是诊金!”

贺玄没有说话,唯有同样扣紧的指尖无声表达着他的回答。


他们沉默着并肩一同前行,唯有细雪继续纷纷扬扬地下着,温柔地覆盖在两人的发间。


-FIN-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