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沏弦

滿堂花醉三千客
一劍霜寒十四州

©苏沏弦
Powered by LOFTER

[花怜伪黑暗向]海妖之吻(一发完结)

谢谢刀刀!!这篇风格好特别!!!!好喜欢!!!!

黑刀阎王:

→文不对题,谢谢诸位看完它,题记是糖吧




→诡异的黑暗向吧,复仇的海妖怜和年幼的人类花




→灵感来自《海怪联盟》




→十一月的更新大爆发,我的手他不受我的控制啊





@苏沏弦 苏姐姐生日快乐,生贺成就达成「3/3」






「海妖之吻」







          被海妖亲吻过的人,拥有大海的通行证。


                               ————题记



  是暖风带着一点腥味,夹杂着海洋的浪花,扑打在这金灿灿的沙滩上。礁石被冲刷的形象格外诡异,里头藏着一双金色的眼睛,这双眼睛里带着好奇与兴奋,滴溜溜的看着四周。
  
  


  
  人群在沙滩上肆意玩耍,进食,这热火朝天的场面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色,大约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当暮色铺满天边,人群逐渐散去,他才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
  
  


  
  月光留下一地清冷,只将那一尾银色反射出美丽的光泽。
  
  


  
  
  淡淡的近乎透明的蓝色,浓郁的近乎凝固的宝蓝,深沉的近乎黑暗的墨蓝,最后,是一片漆黑。
  
  


  
  
  那是大海的深处,人类无法踏足的领域。
  
  
  


  
  绚丽亮目的珊瑚丛暗自藏着杀机,兀自游曳的鱼群按着自己的轨道前行,或许会有捕食者们冲撞并将它们吞下腹中,也会有用美丽虚假的外表欺骗小鱼的海中阴谋家。
  
  


  
  
  那是黑暗却静谧的大海,唯有海妖是凶恶的霸主,当他们纵情歌唱,每一个音符都在掠夺你的生命。当暴风雨来临之际,他们会攀上礁石,用他们的歌声,将船引入暗礁,然后永远沉没。
  
  
  
  


  
  就像海面上的那艘游轮,奢华的氛围游荡在海上,灯火通明将那片海照的犹如白昼,也将海底的某些生物唤醒,趋光性——是一种本能。
  


  
  “真的有海妖吗?”
  


  
  “当然,他们和童话里的人鱼差不多,我们正是为了抓捕他们才会到这片海域。”
  


  
  “难道是吃了他们的肉会长生不老?不过,据说他们长的特别好看,真想看看啊,是不是真的那么漂亮?”
  


  
  “上次那只海妖活得太短了,他们有的是值钱的东西。”
  
  


  
  
  杯璧相撞,液体晃动的折射光线,以及踩在厚重的地毯上的轻浮感让人恍惚身处云端,高雅的音乐也掩住了云层里的闷雷。
  
  
  


  
  “死了?”
  
  “不管了,丢海里吧。”
  
  “拿去喂鱼吧”
  
  
  


  
  穿着富贵的人用眼角斜斜一瞥那被渔布裹着的小孩,唯一露出的手腕上是破旧肮脏的布料也遮不住伤痕,他不适的用白净的手帕掩住口鼻,随意让人处理这个“物品”。
  
  
  


  
  所以,那团东西被人扔进大海,咸味的海水刺激着伤口,冰冷的让他睁开眼睛,来不及挣扎。
  
  
  


  
  ——他见到了神明的金色眼眸。
  
  
  
  
  
  
  
  黑发的“人鱼”摆动鱼尾,伸手揽住了他,还显得青涩的面孔却极富吸引力,当他看到人鱼的眼眸,就像是被穿破云层的太阳照射,那是他从未感受到的温暖。
  
  
  
  
  
  “人鱼”笑了一下,嘴唇贴上了他的唇,他僵硬的像块木头,好一会儿才分开。



       “我……”他张嘴就想说话,又有些惊疑不定,他好像能在海底呼吸?
  
  


  
  
  被海妖亲吻过的人,拥有大海的通行证。
  
  
  


  
  “你好啊,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在大海里生活了。”年幼的海妖还有点天真,他银色的鱼尾在海底也极为稀罕美丽。
  
  
  
  
  
  
  他懵了好一会儿,才拼命点头,“人鱼”绕着他转了一圈,把他拉着游起来,那是一艘腐朽的沉船,“人鱼”左绕右拐的把他带到一间船舱,才安心的把他放下。
  
  
  
  
  他紧张的抓着衣角,明明忐忑不安却死死的用目光追逐着他的神明。
  
  
  
  
  “人鱼”从自己脖子上的金色海螺里抠出一点海藻泥,流出来粘稠的液体,“人鱼”把海螺对着他的嘴唇微微倾斜,他乖巧的张开嘴把东西咽了下去。
  
  
  
  
  
  那神奇的东西一入腹就烧的他滚烫不已,恨不得立刻在地上打滚嚎叫,痛的迷迷糊糊,他感觉有人抱住了自己,这痛苦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云层酝酿已久的暗雷终于饱含愤怒的落在海面,人鱼抱着孩子浮上海面,伴随着歌声,海浪将这艘船引向死神的怀抱。
  
  
  
  
  缥缈虚无却可以穿破风浪,即使捂住耳朵或者变成聋子也也能够听到,脑海里美妙的旋律是天使在拨琴哼唱,甜蜜的梦境里有所有渴求之物,与此同时,锋利的镰刀也高高举起。
  
  
  
  
  
  黑发的海妖仰着头,金色的瞳仁在暴风雨中亮的惊人,他静静的注视着,这艘庞然大物正在挣扎着沉入大海。
  
  
  
  
  当黎明破晓,铺满海面的怨恨终于平息,大海也终于平心静气起来,浮在海面的点星物品证实着昨夜的疯狂,海妖的金色瞳仁也渐渐熄灭怒火。
  
  
  
  
  
  幼童的四肢生长出薄薄的鳞片,耳朵也渐渐变成艳丽的耳鳍,海妖的指间还有一层薄薄的膜,他抚摸着孩子的脸颊,所有的伤口不翼而飞,光滑的胜过婴儿的肌肤。
  
  
  
  
  
  人类捕杀了他的同类,他的血脉,那么,将人类的孩子变成他的同类吧,只有这个孩子,身上没有海妖的憎恨。
  
  
  


  
  
  这是他的补偿,海妖想。
  
  
  


  
  初升的日光下,黑发的海妖抱着孩子,再度沉浸在大海的深处。
  
  
  
  
  
  那是人类永远到不了的地方。

评论(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