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沏弦

玄劍無名,如雪之降。以雪為名,是為雪名。

©苏沏弦
Powered by LOFTER

【双玄】一场风花雪月的早恋 第三章

Title:一场风花雪月的早恋
CP:双玄 | 贺玄 x 师青玄
花怜大量出没,已加入苦逼的助攻套餐【。
背景:现代paro

第一章   第二章

一群热血少年不小心出卖队友的沙雕脑洞。
15岁的师青玄人生已经开始转折成花怜小信使了。

---

一场风花雪月的早恋   3/

 

由于成功抓获了潜伏在地铁站的变态,仙京高中一众见义勇为的热血少年们一炮而红,成为了校园里,甚至是当地的风云人物。

 

然而与仙京学院的君吾校长受到市/长表扬后,那张热情洋溢的笑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谢怜那张追悔莫及,生无可恋,面色惨白的脸。

 

抓住地铁色狼为女孩子们排忧解难,确实是仁义之举值得赞扬。可是如果这是建立在与恋人分隔两地无法见面的前提之上的话,谢怜宁可自己从未参与策划过这次声势浩大的抓捕行动。

 

当日花城带领众人制裁恶势力的飒爽英姿犹在眼前,却也暴露了谢怜和花城正在一起这个不争的事实。残酷的画面和丰富的脑内剧情严重刺激到了君吾校长那根脆弱敏感的神经。对于得意学生谢怜在高三这档口,被敌对的铜炉中学,还是一个初三的艺术生小屁孩花城拐走的现实他都要念叨上好几遍的“吾儿叛逆伤我心”。

 

“你差不多得给我适可而止,”烦不胜烦的教导主任兼语文老师梅念卿不止一次劝解道:“这就是青春啊,能在最美好的年纪里轰轰烈烈地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多美好啊。”

他顿了一秒,补充说明:“虽然我也不是很喜欢那个花城,各方面都不错字却丑得惊世骇俗,实在是配不上我的学生。”

 

老父亲君吾完全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幼稚架势,他强行禁足了谢怜,没收了手机,还主动积极加入了校园安全建设的行列。

 

“说起来,你怎么不去参加表彰大会?”意识到自己的负面情绪无论如何不能带给他人,谢怜强打起精神望向坐在他旁边正在低头刷微博的师青玄。

 

师青玄露出了个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说道:“我又没出什么力,而且这是要全学院都知道我穿女装出去了,我哥会打死我的。再说了,我去了,留你一个人在这边待着?”

他冲着谢怜笑了笑,伸手揽住谢怜的肩,给了他一个安慰的拥抱。“别难过啊,熬过了这一年,就没有人能再阻止你们了。”

 

可是我一天都有些熬不下去了……

谢怜泫然欲泣,心中可怜巴巴地想着。也不知道花城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练画,是不是又跟他们白校长打起来了……

 

“师青玄学长在吗?有人找。”半月不知啥时跑了过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她从门口探了进来,望着教室里仅有的两个人问道。

 

闻言师青玄扭过头笑嘻嘻地与半月道了声谢,又安抚般捏了捏谢怜的肩柔声说我马上回来便跑出了教室。

 

秋初的校园经过寒露前夜的秋雨洗礼之后显得更加清爽明艳,满地细碎的金黄色落叶在清晨的阳光下斑驳地铺向远方。师青玄沿着长长的回廊向前方奔去,耳边是操场的另一头少年少女们朦胧而又朝气蓬勃的欢呼声。伴随着拂过脸颊依旧温热的暖风,和空气里阳光糯米交织的柔软香气,明明是古诗词里悲伤寂寥的季节,此刻却是萌生出了一分如梦似幻般的不似真实。

 

等师青玄再次回到教室的时候,慕情他们也已经回到了教室里正围着谢怜吵吵闹闹地聊着天。一看看到师青玄手里多了把熟悉的折扇和一个小巧的餐盒,本来还在扯皮聊天的几个馋鬼纷纷都围了上来。

 

折扇,是第二天他们溜走之时又被师青玄遗忘在贺玄家里的。餐盒,打开是六只捏成小兔子形状的糯米团子,甜甜的红豆馅儿的。这根据贺玄是说法,是他妹妹做好,要他带过来送给师青玄的。

 

对了,刚刚来找青玄的,不是别人。正是贺玄。

 

“其实照你这么说来,贺玄是个挺温柔的人啊。”谢怜双手捧着师青玄递给他的团子,听着他断断续续地复述着半个月前他们走散之后的奇妙经历,“我知道他的,听花城说起过。”

 

风信自己从盒子里捞了一块,满脸质疑地跑了题:“我/操了居然会有哥哥帮自己妹妹给男人送东西?你别说小东西做的还挺别致,撒点面粉再炸一炸,隔壁小朋友慕情都馋哭了。”

 

不知道是因为风信这句话还是被噎住的原因,慕情翻了个比平时还要用力的白眼,口齿不清地问了句:“你没听他说吗,田螺姑娘做的诶。你那个田螺姑娘哪个班的?多大了?”

 

师青玄气定神闲地摇了摇扇子:“八岁,不知道哪个班的。”

 

谢怜:……

慕情:……

郎千秋:……

权一真:?

风信:操啊,光源氏计划。

 

众人看着师青玄的眼神都瞬间变得敬畏起来。

 

“学弟啊,你变了。”风信拍了拍师青玄的肩,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连女装都不肯穿的师青玄了,你到底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技能点啊?”

 

一个个的全都戏精附体。

 

风趣潇洒的师青玄一把拍走了风信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理直气壮地辩解道:“你们当我作业太少闲的吧,我又不是裴茗怎么可能干得出这么禽兽的事情。怜怜你刚刚说,你从花城那边听说过贺玄?”

 

红豆稠稠的甜味在舌尖化了开来,被点了名的谢怜卡了一下,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疑惑地点了点头:“是啊,好像很早就认识了。怎么啦?”

 

师青玄也没有立刻回答谢怜的问题,他微笑着歪了歪头,折扇的扇骨习惯性地撑在尖尖的下巴上,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时间是两天后的下午放学时间。

在把手中的餐盒和洗净的衣服交还回去时,天纵奇才的师青玄亲昵地一把拉住了贺玄的手腕。他凑上脸去,眼睛闪亮亮地似有星星坠入。

 

“贺兄,放不放便,帮一个忙?”他笑眯眯地看着贺玄微微一蹙眉,但并没有拒绝,于是用商量的语气继续说道:“你跟花城,认识是吧?”

 

“嗯,认识。”贺玄微微点了点头,任由师青玄抓着他的手,一手拎着东西,一手被师青玄拎着。两个人并排走在一起。

眼见贺玄点头,师青玄也不客气起来,开门见山地道出了想要帮谢怜联络花城的事情。

 

“怜怜现在被君校长管得很紧真的很苦逼。”师青玄由衷地感慨了一句,抱紧了怀里的东西,他努力地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那什么,如果你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与她互通心意,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都无法触碰到她,肯定超难过的对吧?”

贺玄沉默不语地瞟了眼被师青玄牢牢抱在怀里的整条左手手臂,机械地点了点头。

“而且花城还是你的好朋友诶,帮一帮他也是应该的对不对?”师青玄不屈不挠继续叽叽喳喳地妄图说服贺玄,一路上基本小嘴都没有停下来过。

 

表面上热情又激动,实际上在师青玄的内心里是紧张的要死。毕竟他跟贺玄才只是第三次见面,虽然共享过同一套床被,但是他们还是不算很熟好伐?!更何况自己还当面骂过贺玄臭流氓恩将仇报了一把,面对贺玄那张甚少出现表情的淡然面孔,这么突兀得提出这种麻烦的要求,师青玄已经忐忑得快要跳起来了。

 

然而贺玄一路上除了偶尔的点头和单字的答复之外就没有说过什么多余的话。好不容易等到师青玄中场休息准备下一轮的精神洗礼,贺玄终于给了点反应停了下来。

 

他深深地看了眼还死死抱着自己手臂不肯放弃的师青玄,夕阳之下那张线条逐渐分明起来的面庞交融着青年的坚毅热忱和孩童的天真,如坠星海的眼睛纯粹又明艳不可方物。贺玄抽出被抱得有些僵硬的左手,在师青玄略带无措的神情中,轻轻放在了他柔软蓬松的细发之上,恍若自言自语般的轻声问道。

 

“你对所有人都是这么好的吗?”

 

师青玄,你对所有人都是这么好的吗?


-To be continued-

青玄真的是小天使啊,可是马上要变成丘比特了【?

评论(1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