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沏弦

玄劍無名,如雪之降。以雪為名,是為雪名。

©苏沏弦
Powered by LOFTER

【双玄】计划

Title:计划
CP:双玄  |  贺玄 x 师青玄
设定:现代paro,心机幼稚销售总监贺玄 x 暴躁傻白不甜财务经理师青玄

其实写的时候感觉不是很好,如果我状态好都是一气呵成的。但是这个设定很想写,感觉比较冷门_(:з」∠)_

我想看温柔点的贺玄和暴躁的青玄←有病系列

气得要死的时候想到的设定,OOC啊OOC。

---

计划

 

◇关于,周计划。

 

对于师青玄每天都要火热上映好几回的辞职演说,周围路过的员工,甚至连新来的实习生都已经麻木得连八卦的冲动都没有了。毕竟整个公司,甚至隔壁公司金总大孙子家养的二哈都知道,业务销售二部的领导贺玄贺总,与资产财务部的师青玄师经理,向来互相看不顺眼,非常容易擦枪走火,甚至有传闻说,两个人经常关了门在办公室里扭打在一起大打出手。

 

所以每当贺玄拿着付款单推开财务第二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师青玄手下那群小财务们就心照不宣地默默抱着自己的笔电,一个个带着诡异的笑容狗狗祟祟地溜出去,然后体贴地锁上了门。

 

倒计时开始,5 4 3 2 1 ——

 

“贺玄你这周根本没有报资金计划!!!”

 

师青玄的怒吼准时地穿透财务第二办公室厚重的防盗铁门,响彻在业务二部办公大厅之上。场面一度失控。

 

刚从集团总部前来视察的君吾董事长从玻璃门那边一脸惊恐地探出头,他看了看仍然还在淡定工作的二部众员工,下一秒被陪同参观的梅秘书拎了回去。

 

“那可不是我的事情,”贺玄绕到了师青玄面前,将付款单再次推到过去,“上报集团资金计划并调整是你们财务负责的,我今天这笔预付款必须完成支付。”

“二部没有告知财务部本周有这笔预付款的计划,根据集团规定我不可以签字帮你付这笔钱。”

“如果因为你的耽误而影响到后续的销售,师老师,一切损失将由财务部负责。”

 

不仅语言上充满了一意孤行地气势,贺玄更是挑衅般将用自己的身体和双手将师青玄锁在了书桌前,保持着一个非常暧昧的威胁距离。他低下头,看着师青玄因为动怒而抿得紧紧的嘴唇,原本笑意盈盈的杏眼对着自己怒目而视,这些都是以往未曾见过的风情。他不由自主地更加凑近了些,透过衬衫薄薄的布料,冰凉的肌肤清晰地感受到了对方的体温,他闻到了对方身上初秋般清甜却略带芳醇的淡淡果香。

 

师青玄显然没有发现对面这个人在动些什么歪脑筋,他捏着单子双手放在贺玄的肩上,猛得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反手摸到了桌上的水笔,在「财务经理审核」一栏上用力并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喂,谢怜,花城这周报没报预付款计划?啊,有多少?嗯,嗯,好,三部剩下这些都借给我,二部要用。嗯?对!花城说啥?还计划??让他问贺玄去要!!!”

 

师青玄气急败坏地挂掉了问谢怜借资金计划的电话,把皱巴巴的预付款单塞到了贺玄手里。他似乎是把这张单子当成了贺玄本人,毫不留情地又揉又捏。

 

“一会儿给你付!问谢怜借到计划了。”师青玄走回电脑前,把地板踩得哐哐作响:“看什么看啊!我要填报表了还不快走。”

 

贺玄收回了嘴角的笑意,面无表情地板着俊脸点了点头,说了句谢了便转身走出了财务办公室。

 

哦我特么!!怎么还是帮他解决了我怎么就拒绝不了这个人呢?!!!

 

缓过神来的师青玄意识到自己最后还是没法坚持下来拒绝贺玄的无礼要求,他赌气地把报表甩了又甩,觉得不够解气,习惯性的对着空气大吼了一声——

 

“没法交流!我要辞职!!”

 

◇关于,月计划。

 

贺玄和师青玄的关系一开始并不是那么糟糕,甚至好得有点过分。

 

青玄单方面的好得过分。

 

那时候的师青玄不过是个刚工作的小会计,而贺玄还是才入职的业务员。因为平时业务上的交集,外加偶尔发现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性情如风的师青玄自然而然地对这个性格冷感的青年颇有好感。平日里黏黏糊糊地跟在旁边不说,恨不得跟整个公司的人都想宣布“贺玄是我最好的朋友。”

 

可是对比起师青玄的热情,贺玄表现得颇为冷感甚至有点头痛。他经常不冷不热地敷衍着师青玄的笑容,主要的精力全都投入到繁琐的工作之中。

 

再大的热情面对长久的冷漠也是会消散的。

所以师青玄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黏着他的呢?

贺玄自己其实也有点不清楚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顺顺利利地做到了销售总监的位置,跟自己对接的财务已经不是师青玄了。

 

“什么都好,就是现在这个财务经理的专业素质和工作效率不行,跟不上我们业务二部的节奏。”

这是贺玄对上一个财务经理最好的评价。

 

-

 

“我的天啊啊啊啊又超计划了账做不进去啊啊啊啊……”

师青玄有气无力地趴倒在咖啡桌上,一脸绝望地看着系统跳出了“已超出月计划”的弹窗提示。

 

“休息时间不要再提工作了好不好。”谢怜往嘴里塞了一块小甜饼,伸手拿过了笔记本电脑。

 

“怜怜你不知道啊啊啊,”师青玄两眼放空地望着前方,气若游丝地吐槽着:“贺玄故意整我啊,我报费用月计划之前其实都跟他核对好餐费计划了,结果做账时候发现又多了好几十笔计划额度根本不够用,他到底都在吃些什么啊吃了那么多钱啊啊啊啊。”

 

说起业务销售二部的后勤服务费,也就是员工餐费,有着一个很奇怪的涨势。一开始师青玄很是纳闷,他明明是根据前任财务经理留下的材料进行预估的,以前也没听说过二部会有计划不够的情况。可自他接任以来,二部的费用计划就没有够用过,隔三差五地就有超出计划无法入账的事件发生。

 

超了加,加了再做。做完发现又超预算又去加。来回好几次之后,系统开始做出了新的提示——

该部门后勤服务费年计划即将用完。

 

“我……想……辞……职……”师青玄生无可恋地哀嚎着。

 

“别胡说,”谢怜登陆了总管理员的账号,细细翻看着各部门的费用计划使用情况,“你现在走了,可就没有年终奖了。而且都是些计划不够的小事,我们其他部门给你凑凑,再不行进其他费用里。”

 

“可是你们这边也没多少了吧,”师青玄晃晃悠悠地坐直了身,“我这计划执行率再这么超标下去都要被扣工资了。”

 

“得想个办法。”谢怜感慨地说道。

“嗯,得想个办法。”师青玄赞同地附和道。

 

于是第二天当贺玄简单整理了下办公桌打算出去吃午饭的时候,被个人拦了下来。只见财务师经理身上挂着三个无纺布袋子,气势汹汹地堵在业务销售二部的销售总监贺总的办公室门口。

 

他狞笑着把贺玄逼了回去,顺带关上了门。

 

接着师青玄在贺玄看不出内心活动的表情下,缓缓从三个袋子里掏出了六个饭盒。然后连手带腰的一把抱住。

 

贺玄:“……你要干什么?”

“为了我们部门即将超标的月计划”师青玄抬着头露出个惨兮兮的表情:“贺兄我求求你,别出去吃了,我给你做还不行吗?”

 

这就是天纵奇才的师青玄想出来的办法。

既然贺玄整天出去胡吃海喝,那不如自己给他做好,盯着他别让他有机会花就行。

 

“如果我说不呢?”

贺玄垂下眼,忍着即将要暴露出来的笑容,假装冷漠的拒绝道。

 

“那,我。就。辞。职。”

师青玄用一种“我先自杀再杀了你”的逻辑思维威胁道。

 

贺玄点了点头,觉得后果有点严重。

 

◇关于,计划。

 

花城喝着谢怜刚刚偷偷塞给他的果汁,围观着贺玄在自己抽屉里翻箱倒柜。修长的手指在抽屉里摸索一番之后,终于从角落里摸出了一盒健胃消食片。

 

“你胖了。”果汁是石榴雪梨味儿的,搞得刻薄的吐槽也染上了一股甜丝丝的香甜。

“一顿饭吃四碗,对你而言就算是谢怜做的,你也得胖。”健胃消食片是山楂味儿的,酸酸甜甜非常开胃。

石榴雪梨露出一个鄙夷的表情:“谁叫你玩儿套路了,又没人逼你。”

健胃消食片一阵冷笑:“那谁上次在表白之前把一整锅百年好合羹都喝了?”

 

其实贺玄的饭量,并没有师青玄所脑补的那么大。只是我们可怜的师经理是真的被那可怕的后勤服务费给吓到了,生怕自己做的菜贺玄不够吃又跑出去开小灶,于是天天拼了命的给贺玄塞饭。

 

这个方案果然效果显著。销售业务二部牺牲的是领导的体重,可是他们收获的,是不会超标的费用及资金计划,和整整一个月舒适安静的工作环境。

 

花城吧唧吧唧地双手捧着杯子喝完了最后一口果汁,好心提醒了一句:“哥哥跟我说,明年的年计划初稿马上要开始上报了。我可提醒你一句——”

“——考虑清楚别再瞎报了,你今年问我借的一堆计划什么时候还?”

 

-

 

“所以二部明年计划怎么说?”师青玄从文件袋里拿出一张表格,上面是他刚从BPC系统里导出的今年计划,用来做参考的。

 

“明年计划啊。”贺玄回味着嘴里健胃消食片的味道,看了看密密麻麻的往年计划表,“明年嘛,我打算找个风趣潇洒、正直善良和天纵奇才的老婆吧。”

 

师青玄把指关节摁得卡卡作响。

“您真有追求,”他低着头估算着今年的期末数,又查了下前几个月的计划使用率:“我建议您啊,最好找个会做费用计划和资金计划的老婆。”

 

“为什么?做计划不是你的事情吗?”贺玄从计划表里露出了一脸迷惑的脸。

 

“不了,给你做计划,伤身体。”他心算出几个数字,填在了旁边的空白处:“这几个月跟你合作下来我都快疯了,明年就不奉陪啦,我打算辞职了,想回去帮我哥打理他的公司去。”

 

他把修改过的计划表放到了贺玄面前,用眼神示意对方审一下是否可以上报。然而贺玄却突然沉默了下来,也没有接过计划表,就这么认真地望着师青玄,仿佛要从他脸上看出朵花儿来。

 

“青玄。”

“……干吗啊?”

“菜做太多了,我真的吃不了那么多。”

“……啊?”

 

没头没脑的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师青玄眨巴了下眼睛,露出了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他面上一直和和气气的,其实连刚刚说的话,都是他才做出的决定。

 

一直以来师青玄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贺玄的容忍度能这么高。每天任劳任怨地帮他算着库存,出着报表。硬着头皮跟上级打交道,来回得调整贺玄给他制造出来的那堆麻烦资金计划。好像只要贺玄来了,跟他说这是他需要的,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会下意识的去满足他。

 

可能是因为以前的那份友谊吧,虽然贺玄从来都不怎么需要的样子。本来想好好帮他做事,把明年的年计划给报上去,可贺玄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在听到贺玄说,明年计划找个老婆的时候,师青玄突然就觉得吧,这上班的日子。

——可真不是人过的啊。

 

这回他是真的想辞职了。

 

“一直以来真的辛苦你了。”不知道说的是工作上的麻烦事还是这一个月以来的午饭,师青玄没有说什么,就静静地望着贺玄,等着他把话说完:“不过也是,我的妻子当然是应该由我养在家里的。现在我也已经有了这个能力,如果你还是愿意帮我做一下计划还有做个午饭什么,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把对方的双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贺玄难得露出了笑容,虔诚地娓娓道来。

 

“之前是我不对,太少在意你的感受啦。”指腹摩挲着对方的手背,像是捧着一件险些失去的珍宝:“等到我想起你的时候,发现也只有在你生气的时候才会跟我多说几句话了。”

 

“你肯定对我一直都非常失望是吧?”

 

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师青玄一阵毛骨悚然。

他用力从贺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警惕地看着这个画风极其不对劲的男人。

“你,你为了留我下了给你做计划,能不能找个正常人用的借口!”

 

“不是借口。”贺玄语气坚定地说道,又一次用自己的身体和双手将师青玄锁在了书桌前。他低下头,闻到了对方身上熟悉的,初秋般清甜却略带芳醇的淡淡果香。

 

“师青玄,我不想做你最好的朋友。”

“因为我,喜欢你。从过去,到现在,以及未来,一直都喜欢你。

 

能跟你在一起,就是我的最终计划。

 

◇关于,调整计划。

 

对于财务经理师青玄每天都要火热上映好几回的辞职演说,周围路过的员工,甚至连新来的实习生都已经麻木得连八卦的冲动都没有了。

毕竟整个公司,甚至隔壁公司金总大孙子家养的二哈的崽都知道,业务销售二部的领导贺玄贺总,与资产财务部的师青玄师经理,向来互相看不顺眼,非常容易擦枪走火。

甚至有人亲眼所见,两个人经常关了门在办公室里,因为计划调整的事情扭打在一起大打出手。打到严重之时甚至可以听到门缝里传出疑似痛苦的呻吟声。

 

“所以上报计划啊,一定不能乱来啊。”
“三郎说的对。”

业务销售三部领导花城花总与资产财务部的谢怜谢经理共享着同一杯石榴雪梨汁远远的围观着总结道。

 

-FIN-

 


评论(1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