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Ho_

天地何用 不能席被
風月何用 不能飲食
生我何用 不能歡笑
滅我何用 不減狂驕

踏歌而行八荒路
物我兩忘九霄遒
芒鞋斗笠千年走
萬古長空一朝遊

©CyHo_
Powered by LOFTER

【双玄】逃婚大作战 第三章

Title:逃婚大作战
CP:双玄 - 贺玄 x 师青玄
设定:现代paro,花怜皆性转,双玄同男性
状态:TBC-3

「壹」   「贰」   

和刀刀的联文!花怜篇请移步刀刀的主页→ @黑刀阎王 

一对百合一对基,说说那两对关系复杂的情侣。
夭寿啦,风师娘娘的墙脚要被人挖了!

---

逃婚大作战   3/

 

在谢怜的仗义相助下,师青玄勉强算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师无渡在学校画展上的突击检查。

 

送走师无渡之后,本来他还想跟谢怜多聊个几句,没想到才一个出神,他娇小可爱的“小女朋友”就没了影。踮起脚往人堆里扫了两眼,来来往往的身影里愣是没找到谢怜的影子。

 

兴许是刚刚紧张过了头,怕谢怜尴尬吧,总之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师青玄这时候才如释重负般吐出闷在胸口的浊气。他心有余悸地回忆起刚刚搂着谢怜,假装恩爱地跟自己哥哥打招呼的样子。怕被师无渡看出端倪他们演得十足十的真,可也毕竟男女有别,在接触到谢怜的时候,师青玄总觉得有那么点不自在。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到那时候背后有一阵熟悉的杀气汹涌而来,搞得他浑身一僵差点演崩。

 

罢了罢了,不去想了。

 

师青玄抖了抖一身莫名其妙窜出来的鸡皮疙瘩,掏出手机给谢怜发了个消息说等下一起次晚饭对个“台词”之后就鬼鬼祟祟地往出口跑。谁知才转了个角,师青玄的脚步又被人给绊了一下。

 

贺玄正站在休息区的边缘对着手机屏幕发着消息,一身普通的黑色风衣及长裤倒是衬托得他更加修长挺拔,配上他本来就英俊清冷的面容,活脱脱日剧里跑出来的男一号。即使现在的表情是一脸的不耐烦,还是有不少小女生偷偷地瞄着他默默偷拍。

 

听到师青玄喊他的声音之后,贺玄从手机里抬起头,略带烦躁的表情隐隐透露些生无可恋。本来他下午有事忙得要死,迫于女朋友花城的“暴力镇压”推掉了手头的事情之后,结果发现,自己被鸽了。鸽就鸽了吧,还被师青玄那个粘人精给逮住了。

 

贺玄头疼地扶住了额,跟蹦跳着跑过来一脸明媚笑容的师青玄形成鲜明的对比。

 

“贺兄贺兄!好巧啊你今天也来啦!是陪花学姐来的?她人呢?”青玄笑嘻嘻地把脸凑了过去,“咦,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咩?”

“我牙疼不行?”贺玄揉了揉太阳穴随便胡扯道。

“啊?”

 

在师青玄关心的目光下,贺玄默默地把手从额头移到了腮帮子上。

 

师青玄瞬间来劲儿了,拉着贺玄就往医务处走非说要给他看看。拉拉扯扯地引来了不少姑娘们兴奋的惊呼声。也引来了正好杀个回马枪的师无渡。

 

师青玄挽在贺玄手臂上的手指明显僵硬了一下。

 

“青玄,你还没回去啊?”师无渡的平光眼镜片里生硬地映出了贺玄未完全隐藏好的困惑神情,转而望向了不久前才见过的弟弟:“你女朋友呢?”

 

青玄强装镇定地张了张嘴,没发出半点声音。

 

“这位就是你的好朋友吗?”师无渡的脸上挂着礼貌和善的微笑,语气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是哪家的小公子?不给哥哥介绍一下?”

 

被这么称呼的贺公子下意识皱了皱眉。

 

同青玄一样,贺玄的父母也是在他孩童之时便早已撒手人寰。然而体弱多病的师青玄背后不仅有个手腕强硬的兄长,更有着师家几十年经营下来的殷实家底。贺玄的父母留给他的,除了因治病而欠下的一屁股高/利/贷之外,却是旁无他物。

 

再说了,若真是稍有名声的家族,师家又怎么会不认识?

 

师无渡绵里藏针地的问非要不轻不重地戳在贺玄那个轻易碰不得的死穴上。

“不算什么人家,入不得师少爷的眼。”贺玄冷着的脸转身欲走,却被师青玄死死拉着脱不了身。他本无意迁怒师青玄,但没想到师青玄如此不识时务,脸色愈发阴沉起来。

 

这种情况下的师青玄根本不想单独面对自己的哥哥,而师无渡和贺玄之间莫名其妙爆发的火药味儿更是让他心乱如麻。他心里琢磨如何向贺兄道歉赔不是,嘴上还是尽力打圆场,“诶哥你怎么回来了啊哈哈被你看到了,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贺兄呀,我受了他不少照顾的。”

 

“我不是。”语气一如既往地斩钉截铁,贺玄顺势掰下了师青玄原本缠在他手臂上的手指,拉开了自己和师青玄之间的距离。

 

眼下的情景倒是让师无渡笑了:“你一片赤诚待人,看来人家并不是这么想的。”

“不是的…”师青玄看着自己还举在半空中的手,面色渐渐白了起来。

 

贺玄轻哼一声转身欲走,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整天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听见师青玄还为这个人辩解,师无渡的语气也下意识加重。

“哥……”

“谁知道靠近你的一个个都什么目的,当初那个姓明的千方百计想接近你的时候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哥你别提明仪了行不行?!”

“要不是我发现的早谁知道你被骗成什么样了!还不赶紧给我回去!”

“我不回去!!明兄他不是这种的人!”

 

贺玄的脚步因为听到某个名字瞬间停了下来,他神情复杂地看着还在争吵中的师青玄,先前的烦躁早已被另一种更为说不清理不顺的感情取代,耳边所有的声音似被一层看不见的玻璃阻隔在外,脑中一片混乱。

师青玄几乎是用尽全力地吼了出来顶撞回去,等贺玄回过神来时已经被师青玄稀里糊涂地拖到了酒吧里。

 

“对不起啊贺兄。”师青玄灌了自己一口杯子里深褐色的液体,脸色惨白地对着贺玄无力地笑了笑,“我哥他说话就这样的,我请你喝东西,你不要生气,别放在心上。”

贺玄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他假装搅拌着酒杯里的冰块,眼角有意无意地扫过师青玄沾染了湿气的长睫和因为情绪激昂外加剧烈运动而不断起伏的平坦胸部。

 

脸部柔美的线条和宛如坠入星辰般的双眸同记忆中某张刻骨铭心的侧颜微妙地契合在了一起,以前没有发觉,细看起来确实觉得过于的天衣无缝。

 

贺玄假装平静地看着师青玄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那个深褐色的饮料,后知后觉地发现似乎哪里不太对。

 

“……你还好吗?”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扶住了师青玄的肩。

师青玄打断了给自己灌水的动作,一脸无辜地转过头:“我很好啊!”

 

这恢复的也太快了吧,前一刻还怒火朝天的突然就平静了??

 

贺玄皱着眉看了看还剩下半杯的饮料,杯身上凝结出来的水珠沿着师青玄的手掌和手臂一路下滑,在袖口映出了一小片阴影:“你喝的什么?”

 

师青玄迟钝地看着了他半天,举起手中的玻璃杯抿了一小口,抿着嘴甜丝丝地笑着把杯子送到贺玄面前说:“喝咖啡啊!”

 

贺玄接过酒杯闻了闻,“……Black Russian,这是酒。”

他扶正了师青玄往自己身上歪的身体,继续说道:“师青玄,你喝醉了。”

 

师青玄的酒品倒是挺好,他露出了懵懂而又茫然的表情,一只手撑在贺玄的肩上,想了半天才眨巴了下眼睛:“是的吧。”然后他自然而然地靠在贺玄的身上,不满地嘟囔着:“好像是有点…晕晕的。”

 

沉思片刻之后贺玄翻了翻师青玄的口袋,掏出手机找到谢怜给打了过去:“谢怜吗?我是贺玄。师青玄他喝醉了,你有空的话能不能……”

 

“不能。”花城冷漠的声音从手机另一端传来,“你自己解决。”

“……打扰了。”

 

谢怜那边肯定行不通了,贺玄挂掉了电话,发现师青玄不知道什么时候手脚并用得挂在他身上,脑袋稳稳地摆在贺玄的锁骨上,饱满红润的嘴唇微张着,呼吸之间都是咖啡糖浆粘稠的甜香和酒精微辣的气息。

 

这个样子虽然很是赏心悦目,可是在公开场合多少还是有点难堪。

贺玄拍了拍师青玄的后背,低声说道:“我送你回家。”

 

喝糊涂了的师青玄闻言把头更深的埋在贺玄的脖颈里,死死抓着贺玄的衣服不肯松手,还软软糯糯地扭了扭身体抗议道:“青玄不回家,不要回家!”

 

这一下大半个酒吧的人都转过来看着他们两了。

 

贺玄只觉得脸上一热,被师青玄触碰到的地方烫得似乎要烧起来了。他连忙控制住师青玄像仓鼠般扭动挣扎的身体,心一横让他挽住自己的肩背。

 

看来目前的情况,眼下只剩下带青玄回自己家里这一条路了。


-to be continued-

黑俄的酒基是伏特加,不要乱喝。

主要我是要灌倒青玄,不然怎么发生点这样那样诶嘿嘿的事情啊。

我记得,当年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我跟晋玄,因为露中情怀,一起去一家俄式餐厅次饭。

不能喝酒的她作死点了Black russian,我点了квас。

上饮料之后,她喝了一口,我问她好喝吗?她神情复杂地推给了我。
然后我也喝了一口。

我:…………………………………………………………

到最后,这杯鸡尾酒,一点也没下去过。
顺便这家餐厅,是我吃的过所有俄式餐厅里,最难吃的一家。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