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沏弦

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

©苏沏弦
Powered by LOFTER

【双玄】逃婚大作战 01

◇双玄 | 贺玄 x 师青玄
◇现pa
◇双玄未性转,花怜为性转
◇花怜联文指路@黑刀阎王


---

逃婚大作战   1/


“拜托了,学姐,请和我交往。”


空无一人的多媒体教室里,师青玄拦住了来人的去路,双手合十,十二万分虔诚地望向正打算赶往下一个教室上课的少女。


“交……交往?”谢怜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而且还是来自平日里一直把她当成姐姐的——师青玄——的表白给吓得不轻。她把怀中的课本放到了桌上,颤抖着腾出一只手往师青玄的额头摸去,担忧地说道:“青玄,你…你脑子烧坏啦?”


师青玄伸手拦住了谢怜瘦骨伶仃的细腕,远远看上去好像深情表白。可是实际情况,显然并不是这样的。他咬了咬牙,露出了个真的像饱受发烧头痛折磨的表情,双手紧紧握住谢怜的手,弯腰凑近说道:“不是的,假的啦,假的!”


“啊……?”

“就是,拜托学姐请假装在跟我交往。”师青玄凑了过来,压低嗓音,神情十分严肃,“我哥最近不知道发的什么神经,前几天在家庭聚餐上突然说我也老大不小了,可以谈恋爱结婚了。”


谢怜赞同地点点头,眼神里带着一丝揶揄:“是啊,青玄已经成年喽,熬过了高考成为大学生。确实是可以进入自由恋爱时代了。”


“是什么是啊,”师青玄的脸皱得像朵怒放的菊花就差没有以头抢地,“现在我们全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在积极响应我哥,一个个拉我过去说如果我找不到女朋友的话,他们要联系所有认识的朋友合作商什么的,给我安排相亲。”

说到这里师青玄明显脑补了什么可怕的画面,略带稚气的俊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恐,人也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这么严格的吗?

谢怜看着师青玄欲哭无泪的表情,额角默默流下了一滴冷汗。


不过说来也是,师家作为当地颇有名声的大家族,世代经商为本市GDP不知道做出了多少贡献。这时候如果放出消息说刚到法定成年年龄的师家二公子要相亲……


谢怜脑中不知为何出现了港式喜剧电影里一个个歪瓜裂枣貌似张飞的大小姑娘往主角那飞奔过去的画面,情不自禁地跟着师青玄一起哆嗦了一下。


“可是,为什么是我呀?我们院里这么多可爱的女孩子。”谢怜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强行冷静了下来,她抽了抽手,结果没能从师青玄的手里挣脱出来。谢怜轻叹了口气,劝慰道:“青玄啊,你要知道,我们差了六岁,而且谢家也不复往日,你觉得你哥……”


“就是因为差的年龄大家境差距大,才能体现我们是真爱啊!”师青玄振振有词地说出了自己见解,【真爱】两个字他还特地用了重音,“而且,怜姐姐长得那么好看,貌美又贤惠的,谁都会喜欢的嘛~”


那你干嘛不找个家境差距大的男人,更能体现是真爱嘞。

谢怜微笑着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师青玄见谢怜犹豫不决,脸上职业性地露出了小猫看到罐头般充满希冀又可怜兮兮的眼神。他本来就长得可爱,嘴又甜,眨巴了下湿漉漉的眼睛看上去格外让人疼惜。整个学院里都很少有女生招架的住他这幅萌得让人母爱泛滥的小表情。


“只做戏,什么亲密行为我都保证不会对学姐做的。”青玄一手还是牢牢抓着谢怜的手腕,另一只做发誓状:“要是学姐以后遇到喜欢的人,我们就马上分手。”


熬不过师青玄的卖萌打滚,一贯容易心软的谢怜也是出于同情,觉得自己之后也该忙毕设,青玄这个“男朋友”的存在也可以给她挡下不少烂桃花。予人玫瑰,手有余香,于是她便答应了配青玄演这出戏。


……这个戏演的那叫一个好啊!


不出一星期,整个学校,整个师家都知道了一个爆炸性新闻。还差点上了当地微博的头条——

师家那个从小体弱多病备受呵护的小公子才成年就谈恋爱了,对象还是个貌美又贤惠的姑娘。(划掉)就是做菜难吃了点。(划掉)


人生赢家啊,人生赢家!


获得师无渡许可初步通过考验的人生赢家师青玄身轻如燕地在带着耳机一边听着最爱的歌一边蹦跶在校园的小路上,感觉重获自由之后的天空是那么的蓝,草是这么的绿,花儿娇羞得让人怜惜,教授的后脑勺愈发地水润闪亮,连空气都变得额外甜美。


耳机里传来男人沉稳却温柔的天籁嗓音,高音之处却是略带清亮,饱含深情的投入演唱轻而易举地把身心放松的师青玄带入曲调中迅速沉沦进去。

如果沉沦进去的后果不是走在人迹寥寥的路上都能直直地撞到人那就更完美了。


手里的手机因为碰撞从手中滑下,师青玄下意识地先扶住了来人肤若初雪的白皙手臂,紧接着听到了手机壳砸到地面的刺耳碎裂声。


在确认对方已站稳之后,师青玄才忙不迭地蹲下身捡起手机,嘴里还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


被撞到的女生一身鲜艳夺人的红色露肩连衣裙,墨镜之下露出小巧白皙的下巴。冰雪般高傲的神情显然有些不满,她微微低了低头,犀利冰凉略带杀气的眼神透过墨镜的上镜框扫了过来好像要杀人一般,强大的气场吓得青玄不由自主地挺胸收腹。


“师青玄?”略带磁性的声调,对方微微一滞,眯了眯眼轻而易举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学姐对不起!诶,你怎么认识我?”师青玄望着眼前这个打扮时髦的红衣女子,思来想去,好像并不认识这个人。


“你现在可是我们学校的名人啊,”美艳优雅的女子轻笑了一下,她取下了墨镜,露出了后面倾国倾城的笑容。女生摆出了握手的姿势跟青玄说道:“我是你们隔壁学院的,花城。”


师青玄恍然大悟。

花城其人,天官大学商学院第一学霸,不仅冷艳高贵聪慧过人,相貌也是名闻千里一等一的好。据说是追求者无数可与谢怜比之一战。甚至好像听说还有宅男粉为了她们两在天官大学美人谱上排名先后的问题,相约在游戏里一战雌雄。只不过好像至今没出个结局……


可惜师青玄这人在这方面天生少根筋,所以看到花城时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花城倒是并不在意这种细节,她看着师青玄惨兮兮的手机壳,贴满碎钻的猩红指甲轻轻掩着红唇莞尔一笑道:“可惜了这么好看的手机壳。诶,你很喜欢黑水吗?”


手机屏幕里正好停在师青玄刚刚听的那首《沉舟》上。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青玄还没来得及关掉APP,就这么被花城发现了。


“刚刚是我不够小心。”花城脸上笑意融融的,精致的眉眼里完全没有刚刚那种冰冷的杀气:“手机壳都因为我摔坏了呢,为了表示我的歉意……”

“我赔你一份黑水亲笔签名的CD如何?”


这也太特么走运了吧!!!

听到“黑水亲笔签名”这几个字时,师青玄激动得忍不住睁大了本来就圆溜溜的眼睛,秀气的脸蛋兴奋得通红。


“这…这怎么,这么好意思啊哈哈哈哈。”师青玄又兴奋又是紧张,一下子把一紧张就会狂笑的习惯给带了出来。

“无妨,我男朋友正好在他们公司打工,平时经常会接触到的。”花城撩了撩掉到脸颊旁边的刘海,细长的眼线微微上挑,露出了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那么,我们明天学校旁边的咖啡馆见?”


见见见!必须见啊!

师青玄美滋滋地苍蝇式搓小手,点头如捣蒜。


熬过了辗转反侧的一晚,师青玄第二天起了大早洗漱完毕后就踏上了激动人心的旅途。他正襟危坐地从花城手里接过了那张珍贵的签名CD,紧紧捂在胸口就差没一口亲上去。


正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收了这份大礼,热情好客的师青玄发自内心地对花城千恩万谢。就在他打算请花城吃个饭以示感谢的时候,谢怜不知道被哪阵透墙告密的风吹了过来。因为本身交往就是演戏的缘故,这种在外人眼里想现场高歌一曲《绿光》的大型捉那啥现场,落到了青怜二人身上,连个前奏都没有。没有就算了,甚至还要组个团一起去吃饭,吃饭就算了,还要带上花城的男朋友,也就是帮青玄搞到黑水签字的,那个神通广大的贺玄。


哦豁,唱绿光的那个吃瓜群众慕某人要气死了。


更让吃瓜群众哀其不胜怒其不争的是,他们四个人还吃得挺融洽。虽然认真吃饭的只有贺玄一人,但显然大家都很是高兴。谢怜甚至跟这个“疑似要抢自己男朋友”的“情敌”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相约下次一起出去游玩。俨然一副要成为闺蜜的样子。


酒饱饭足,待师青玄结了账出来时花怜二人还是手拉着手依依惜别,直到贺玄打了第十九个哈欠的时候,四人两组才告别分开,两个女孩子还依依不舍地相约下次出来一起逛街。


青玄自告奋勇地提出要送谢怜回家,他体贴地把自己的运动鞋让给了谢怜,自己就穿着个袜子,一手谢怜的小拎包,一手谢怜的高跟凉鞋,暖橙色的路灯穿过梧桐树叶,斑驳地倾撒在无人打扰的柏油路上。周边的小店早已早早关上了门,连偶尔路过的夜跑者也屈指可数。他们两人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慢吞吞地边走边聊。


“青玄呀,演戏呢要演全套,你还是得稍微收敛点,才一个星期呢。”

谢怜透亮的眼神在路灯下闪烁着,她把慕情通知他来捉/奸的事情来龙去脉细细跟青玄说了遍,语调柔柔地好心提醒了一句。不过他们两倒是觉得,花城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只能说是慕情的想象力太好。


“嗯嗯,以后一定注意。不过这不是还有怜姐姐你在嘛~”师青玄无所谓的笑了笑,比起谢怜,其实他对花城和贺玄的好感更高。


要知道,黑水出道唱歌了四年,低调了四年,也让师青玄苦苦追星追了四年。这四年里青玄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弄到一张黑水的亲笔签名都没有弄到,贺玄反而不费吹灰之力就帮他搞到了,还是签名CD。师青玄在饭桌上对着贺玄千恩万谢的,奈何人家表现得根本不放在心上,殊不知青玄连跪下跟贺玄拜把子的心都有了。


对了,拜把子。还要跟他做最好的朋友。

橙色的灯光宛如一道圣光自上而下倾泻在师青玄身上。青玄福至心灵,对贺玄的好感谜之又提高了一层。


贺兄,是我最好的朋友!

清纯少年师青玄自说自话的如是想道。



-TBC-

评论(25)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