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沏弦

最是流風回雪意,難離紅塵無業障。

©苏沏弦
Powered by LOFTER

【花怜/双玄】花间意 第五章

Title:花间意
CP:花怜 | 花城 x 谢怜    /   双玄 | 贺玄 x 师青玄
background:现代
状态:TBC - 5

「壹」   「贰」   「叁」   「肆」

OOC警告!!!

画手花和写手怜,演员贺玄和编剧青玄。
双CP同步,互相助攻,不喜快跑。
魔道和渣反有大量打酱油。

中秋快乐啊啊啊啊!!!我赶在最后一刻我来了!!!!

我居然写到第五章了…今天还发了忘羡的新坑,原来我这个挖坑不填的货还有这动力的吗……
这章有点流水账(不过我什么时候不流水账了……),主要是花怜,透露下花城的小号。双玄就给贺玄挖个坑。

其他的FT说啦!

---

花间意    5/

 

冬日的城市在寒冷的空气下褪去了往日的浮华,渐渐露出了娴静的容颜。

 

谢怜难得出了次门。

原本今天花城上午有课,早早的就出去了。谢怜独自留在家中,本来是闲来无事地敲打着不成段落的句子,谁知突然收到了风信的消息。

微信里风信说上次委托他寻找的东西已经找到,恰巧今日群里约着去裴茗最近新发现的一家咖啡店小聚,问他要不要一起。

 

思来想去没什么事情,于是谢怜答应了下来。

 

漫步走到咖啡店时人基本都已经到齐,寒风和阴冷的白光随着谢怜的推门而入打破了原本昏暗干热的空间。在这家装修复古别具风情的咖啡店里,灵文和雨师篁正并排坐在一起玩自拍,风信、权一真、引玉还有慕情四个人头碰头拿着手机在玩游戏,一边开黑一边还就“昨天吃鸡谁是猪卖队友”吵得不可开交。梅念卿一个人坐在边上玩儿单机斗地主。至于裴茗——谢怜看了下吧台,他果然正风骚地斜靠在桌子跟老板娘手握手脸贴脸,就差嘴对嘴地玩拉花调情。

 

谢怜上前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得到了稀稀拉拉的回应。于是他找了个清净点的角落先坐下来休息一会儿。谁知坐下来之后,他发现刚刚还漏看了一个人。

 

师青玄也来了,正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成一个馄饨状,裹在大衣里闭目养神。

 

谢怜在师青玄旁边坐了下来,拿过茶水单看了看,本来想修身养性地点一杯什么茶的,一想到裴茗买单,于是改成了一直想喝的馥芮白,顺带要了一大堆甜品,挑的全是最贵的。

 

“你怎么来了,今天剧组放假?”喝了口咖啡,身体微微有些回暖复苏,谢怜对着还不知道是醒是睡的师青玄随意地问了句。

谁知对方立马给了回音:“嗯,今天主要是贺玄和我哥的戏,导演说反正今天也早收工就不用去了。”

谢怜点了点头,看了下眯着眼睛的师青玄。

“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师青玄坐直了身,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除了正常拍晚上还得练习,我哥跟贺玄老是对我剧本有意见吵着要改对方的戏,还动不动还特训,累的很。说起来,你家小花呢?”

 

小花指的是花城。

 

“三郎今天有课,去学校了。”虽然谢怜很想问什么特训,但看着青玄白中带青的面色还是没忍心多问。“看来贺玄对你真的挺严格。”

 

师青玄没精神地笑了笑,没说话。

 

看到他们俩在聊天,原本在拍照的灵文和雨师篁,还有落地成盒无所事事的引玉也抱着杯子悄悄挪了过来。

“这次《风渡沉舟》真的是不红都没可能啊。”

话题从师青玄切入了过去,灵文喝了口红茶拿铁,调整了下坐姿,她关掉了照相机转而打开了手机里的备忘录,饶有兴致地问:“影帝贺玄,当红小生师无渡,加上个血雨探花,你们说仙乐之后会不会打算重新出来写作?”

 

谢怜对灵文提到“仙乐”一事置若罔闻。他皱了皱眉,问道:“血雨探花?”

听上去好像是个武侠小说里的名字,有点耳熟啊。

 

“一个挺有名气的画手。”灵文有点惊讶地抬眼看着谢怜:“你没听说过?他的画稿可出了名的不好约。”

谢怜咬了口奶油小方,真诚且无辜地点了点头。

 

好吧。

灵文扶额,她忘了谢怜对各种八卦都不怎么灵通。

 

血雨探花,不知年龄,不明性别,极其低调。

他的画风不定,似乎各种风格均可信手而来,所绘人物极为传神。

至于其人本身,有人说他是个喜怒无常的乖戾少年,也有人说他是个温柔的翩翩美男子,还有人说她是个冷艳高贵的御姐。因其从不露面参加展会所以甚是神秘。

 

不过我觉得肯定不是女的,不然裴茗早调查清楚了。灵文想了想补充了一句。

 

“性格如何不重要我们不接触啊。”谢怜啃着一块草莓下意识吐槽道。

“而且长相跟画画没有什么关系吧?”师青玄啃着一块拿破仑又补了一刀。

 

被吐槽的灵文的脸上露出了“你们是不是想死”的友善微笑。于是两人立马噤声,假装无事发生一般继续低头猛吃。

 

“跟仙乐有关的是,他对外宣布将负责一部分《风渡沉舟》的宣传海报。”平日里毫无存在感的校阅责编引玉成功把话题带了回去。

“而且我还听说啊,”灵文迅速翻了翻手机记录,一本正经地补充道:“铜炉这边这次还请了魏婴来负责电影主题曲,魏婴一出面肯定会带上蓝湛吧?这次戚容可真是下了大手笔了。”

 

引玉在一边配合地点着头,附和道:“说不定到时候老板会考虑再版《风渡沉舟》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谢怜总觉得引玉总是有意无意地瞟向自己。

灵文沉浸在八卦被分享的快感中,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举动,她理了下刚做完护理的长发,凭着女人的直觉提问道:“你们说,会不会因为这次的契机我们还能知道血雨探花和仙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们之间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关系?我们之间能有什么关系?

停下手中还插在蛋糕上的叉子,谢怜忍不住皱了皱眉。

 

“血雨探花应该非常喜欢仙乐的作品。或者说,他对仙乐的态度很是不同。”同为插画师的雨师篁难得开口参与到八卦之中,她音速平清,一贯从容秀致的脸上闪过一丝钦佩和赞许地娓娓道来:“他目前公开过的作品,除了偶尔花草建筑的练笔,基本上都是仙乐作品里的人物场景。”

“血雨探花一定是读过无数次原作,每字每句都是烂熟于心。”雨师篁不紧不慢地肯定说道:“而且他的角度从来都不是读者,或者说旁观者所直观看到这本书的角度。”

 

“可能是因为每次的构图和取材角度与众不同。我更倾向于他是在接近并了解仙乐的角度进行配图的。”

 

在谢怜的印象中,他几乎可以肯定从来没有听到过雨师篁说过这么多话。这让他不由得好奇,血雨探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画师。

 

一个对自己抱有怎样态度的画师。

 

谢怜突然觉得思维有点混乱。

原以为只有花城一个凭着童年的模糊印象,抱有盲目幻想地崇拜并怀念着自己。

现在又突然告诉他,还有个人,以自己的方式,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铭记着自己。

 

“哈哈哈哈,说不定灵文情报有误,血雨探花就是个女生,还是个暗恋你很久的一个女生吧。”师青玄习惯性地把脸埋在了厚厚的围巾里,露出一双带着笑意的狡黠瞳仁。闻言谢怜抄起手中刚从风信那里取来的文件夹,详装要去揍他。

师青玄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大笑着往边上小跑躲了开来。

 

他们一前一后走在回去的路上,周围是纷纷扬扬的漫天细雪。白色的碎片从铅灰色的云层中簌簌而下,如同晶莹的银色蝴蝶翩然停留在谢怜的眉间。或许是这样的雪景过于美丽,才会让人有了不同往日的美好想法吧?

 

“是吗?青玄你是有喜欢过谁的吗这么理解这种心态?”谢怜毫不留情地把话题中心给丢了回去。

 

长靴踩在积雪上发出清脆明朗的嘎吱声,似乎有一块什么地方同被彩过的雪花一样,紧紧压住。

 

师青玄拉下围巾低着下颌,对谢怜做出一个嫌弃的眼神,面色苍白的脸上看上去一片坦坦荡荡。

像是怕被发现什么一般,他扭头顺着地铁站的方向快步走去,把自己与谢怜之间的距离越来越长。

 

“哎,青玄,不是说去我家吃晚饭吗?不是我做的,三郎做的!”误以为对方是忘了刚刚的约定,谢怜冲着师青玄的背影大声喊道。

 

“我不去啦!”师青玄转过身,倒退着继续走着,穿堂而来的寒风夹杂着细雪掠过他冰凉的发梢。他用同样的音量回复道:“你就好好享受你家小花给你准备的爱心晚餐吧!”

 

爱心晚餐什么鬼!

 

谢怜哑然,脑海中却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花城一脸无趣地坐在一堆饭菜面前的模样,像只寂寞地等待主人回来的小黑猫。

 

身体里像有什么东西剧烈地鼓动着,马上就要呼之欲出。

 

不管是否有人还记得,还等着仙乐。

此时此刻却真实的有个人在那边等待着他。

 

雪不停地飘落,在黑夜彻底降临之前,他加快了步伐,静静地踏上了归途。


-To be continued-

【FREETALK】

 @玄 我更啦!

先感谢能忍着看到这里!
我知道我叙事废话比较多进展很慢,用词遣句也一般般哈哈哈。

真的很感谢了!如果能喜欢更感谢哈哈。

这篇我本来想写欢乐点的,但是,啊,爱情,总是充满波折的【喂

所以下一章小花继续努力讨好老婆,而贺玄继续作死,作大死【你够了

谢怜有一咪咪喜欢花城了,但是可能更多是家人那种感觉吧。
青玄对贺玄也有态度转变了,不过他对自己产生了质疑。

具体后面再说!




啊顺便,我今天不是开了忘羡的坑嘛,游戏代打和陪练那个。

后面应该会更很慢。因为为了写忘羡两个打JJC找感觉,我今天去散排了。然后……呵呵…………

总之就是心态崩了,崩到我都心理阴影想卸载游戏了。

SO,我暂时不想看到竞技场了…脑补也不想!!!


最早让我想看游戏梗是因为 @黑刀阎王 太太的游戏梗脑洞。她说她后面也会写的,现在她在写花怜宫斗梗哈哈,组团催更催花妃侍寝请组我+++【正直脸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