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沏弦

最是流風回雪意,難離紅塵無業障。

©苏沏弦
Powered by LOFTER

【花怜/双玄】花间意 第三章

Title:花间意
CP:花怜 | 花城 x 谢怜    /   双玄 | 贺玄 x 师青玄
background:现代
状态:TBC - 3

「壹」   「贰」

依旧是OOC警告!!!

画手花和写手怜,演员贺玄和编剧青玄。
双CP同步,互相助攻,不喜快跑。
魔道和渣反有大量打酱油。

花怜要开始撕皮了,双玄开始互锤了。OOC的不堪入目……

---

花间意   3/

 

自从电影《风渡沉舟》对外公开宣布了演员名单之后,本片的编剧兼风师演员师青玄已经消失整整一天了。

 

此刻他抱着挎包捧着一杯热水,坐在布艺沙发上瑟瑟发抖。是的,发布会之后,他就被贺玄一声不吭地拽上了车然后就被带到了这里。

 

这里是贺玄的家。

 

师青玄以前除了他哥也没怎么接触过演员,以为所有演员都跟他哥一样,过着在外人眼中奢华而精致的生活。但是没想到的是,贺玄的公寓出人意料地简单。简简单单的两室一厅配上简约的北欧风格看上去让人颇为放松,如果不是贺玄自己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师青玄还以为自己是进了哪个单身工薪族的家。

 

熟悉师家兄弟两的人都知道,师无渡对他这个弟弟十分的溺爱,几乎是有求必应。鲜为人知的是,师青玄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无忧无虑,青涩得几近单纯,可本质上其实是个不喜欢被束缚且很要强的人。他嫌有个大明星哥哥在没有什么隐私,也无意去影响哥哥的工作。早在刚成年时就自行理好了行李搬出去一个人住。这些事情除了谢怜裴茗等几个好友知道,其他的人自是不明白这些缘由。

这其他的人里包括了贺玄。

 

贺玄脱下了黑色的风衣,只穿着一件衬衫走到了师青玄面前,他一边挽着袖子,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对于风师,师无渡的弟弟你有什么理解。”

 

师青玄还神游在外,突然被这么一问,舌头立马打结起来:“啊?风,风师啊?风师…怎么说…就……就…”

 

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贺玄露出了轻蔑的眼神,弯下腰,双手撑在茶几上,把视线降低到跟青玄同样的高度。

 

“我想请你搞清楚了,”他目如寒星,盯着青玄无辜的眼神吐字清晰地说道:“虽然最后重点戏是鬼王和水师之间的恩怨,但风师是整个剧情的灵魂人物。”

“风师的一举一动,对地师和黑水鬼王后来的举动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作为地师和黑水鬼王的饰演者,也就是你的搭档,我。希望你可以在开机前充分了解这个人物,好好投入进去。”

“我不想跟一块木头对戏,师无渡的弟弟。”

 

师青玄脸上的神情渐渐严肃起来,他把茶杯往茶几上重重一放,挎包往屁股后面一甩,站起身插着腰,不甘示弱地对上贺玄的眼睛:“师青玄。”

 

他生气了。

 

秀气的脸因为气愤微微涨红,可气势上并不退步:“请贺先生记好了,我叫师青玄,不叫什么师无渡的弟弟。”

“我知道贺先生演技高超,一般演员的演技你都不放在眼里。但你说的事情我既然同意接下了,自然心里有数,恕不打扰了到时候剧组见。”

“如果对剧本还有什么问题,手机联系吧,拍摄开始前我们就不要见面了。”

 

他抄起围巾,同手同脚地往门口大步跑去。心里其实又快气哭了。

真的是白白粉了贺玄这么多年,原来这么恶劣的一个人!!粉转黑!必须粉转黑!!!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手刚摸上门把的下一刻,师青玄又被贺玄给一只手拎了回来。

 

气势瞬间全无,他心虚地扭头,眼角红彤彤地望向贺玄,扶了扶眼镜:“你还有什么事吗?”

贺玄清冷地脸上阴晴不定,他张了张嘴,半晌才说出一个词:“练习。”

 

哈???

 

“为了帮你更好的进入角色,我帮你练习。”

“……哦,谢谢,然后呢?”

“直到拍摄结束,你就住在这里。”

“……我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啊…”师青玄无语,实在是有点跟不上贺玄的思维,这个人做事情,实在是太诡异太没有常理可言了。

“为了更好的融入角色。”

“那你干嘛不找我哥啊,你们不是戏份更重要吗??”

“因为你演技差。”

 

……行,你说的都对。

师青玄咬牙切齿地露出个微笑。

 

“没必要,除了这个,我住这跟风师有什么关系吗?”

“怎么没有?”

“请说人话好吗???”

 

 

“所以你现在就住在贺玄家里特训?”谢怜喝着花城给他热好的牛奶,站在窗台前拨弄着花瓶里的花朵。

 

花是早上花城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的,嫩黄色的花粉浅浅地撒在白色柔软的花瓣上,异常的清雅。

 

师青玄穿着贺玄的睡衣躲在阳台上打着电话,他严肃地跟谢怜说道:“我跟你讲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你得救我。”

谢怜有点懵:“不好吗?我觉得蛮好的呀,你不是当年还气师无渡把你转系的嘛。现在又有个影帝亲自教你难道不是走大运??”

 

师青玄咬了咬指甲,把昨晚后来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谢怜。

 

其实他已经被贺玄说服了。

首先,他非科班出身,第一次演戏容易出乱子,贺玄主动提出教他,他心里还有点小感动的。

其次,风师在原作里,跟地师的关系还有后来鬼王之间的感情非常复杂。不是一句简单的爱恨就能讲清楚的。这对演员之间的磨合度要求是比较高。以贺玄和师青玄目前见面就掐的情况来讲,完全跟人物设定背道而驰,所以两个人之前培养下友谊就变成了当务之急。感情这种东西嘛,不经常待在一起怎么培养呢???

最重要的是,贺玄作为师青玄的(前)偶像,偶像想干什么,都是合理的,都是要支持的。

综上所述,师青玄答应留下来了。

 

由此可见,师青玄是一个多么容易被说服的好孩子呀。

 

可是问题偏偏出在了第二天早上。

 

贺玄家虽然比谢怜家多了一间房,可是另一间房早就被贺玄改造成了书房。因为贺玄以前历史剧接的比较多,书房里堆满了各朝代的史籍资料,还有很多名著啊笔记什么,多到不能细提,自然也就没地方多摆一张床。不过贺玄倒是很厚道,他说让师青玄睡床。

清纯青涩的师青玄自动就爬到贺玄床上去了。至于贺玄睡哪儿,在气头上的青玄心想这个人睡楼道都跟他没有关系。

 

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师青玄模模糊糊醒了过来。然后他发现,旁边多了个人。

那个人说,我是把床让给你睡了。可是没说我不睡床上啊。

 

师青玄:……………………???

 

“你是说,贺玄把你睡了???”谢怜大吃一惊。

“……睡不睡的吧,其实也不算那种。”师青玄难以启齿地扶额讲道:“就,睡在旁边而已。”

谢怜松了口气:“那叫什么睡了啦,很正常的呀。”

 

……Hello?正常???

 

“我跟三郎昨天也挤一张床上啊,”谢怜理直气壮地反驳:“都是男孩子有什么好介意的。”

 

一看谢怜就是不怎么关注娱乐八卦的人。

朋友…你听说过洛冰河和沈垣吗?

 

不过是的,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基情的,比如著名影评人江宇直江澄先生。

 

“反正一句话,救不救的吧?”师青玄看了下表。之前贺玄不由分说把他衣服全丢洗衣机里,美其名曰帮他洗了,然后拿走了师青玄的钥匙说帮他去拿衣服,名正言顺地把青玄锁在家里。看时间,应该过一会儿要回来了。

 

“不要。”谢怜微笑着拒绝了。

“你不救我,我就把你是仙乐的事情捅出去。”

“你捅啊,我又不写书了。顶多也是给你这部剧炒个小热度。”

 

仙乐是谢怜早期写书的笔名,《风渡沉舟》就是他用这个笔名发表的。不过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情之后,仙乐对外宣布封笔,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已被大多数人忘却。

 

世上哪还会有人还记得仙乐。

 

“怜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威胁不成,师青玄开始卖惨:“我现在真的很危险,贺玄这个人真的太奇怪了我怕他使用暴力。”

“青玄啊,作为编剧有想象力是件好事,但是你真的脑补太多了…”

 

“哥哥,你现在有空吗?”花城洗好了碗,见谢怜迟迟没有从房间里出来便在门外叫他。

谢怜当机立断抓住机会,决定结束这次通话:“总之你就当一次磨炼吧,人总得深入接触之后才能了解对方的,你不要刻意把贺玄想的那么坏。拿出点成绩让他看看吧。好了,我还有事,去忙了拜拜。”

他挂断了电话调整了下心情,装作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

 

花城自从搬进来之后风格很快就被谢怜同化了,此刻他换掉了红色的卫衣,穿着一件颇为休闲的黑色法兰绒衬衣坐在工作椅上。他手里拿着一张铅画纸。

 

“哥哥又在给师青玄打电话吗?,”花城笑眯眯地问道:“看来这个师编剧真的很闲,得没收他手机才能好好工作。”

谢怜莞尔一笑,“他最近在改剧本来问问我的意见罢了,这是给我的吗?”

 

他伸手接过了花城递过来的图纸。

 

“嗯,见面礼。谢谢哥哥肯收留我,不过我也没什么东西可送,就画了一幅彩绘,画的不好比较仓促,不知道哥哥喜不喜欢。”

早听君吾说花城是个绘画天才,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看到他的作品。谢怜颇为期待地展开了画。

 

纸上画的是一个身着华服,带着黄金面具的青年,一手持剑,一手执花。线条轻盈,用色清绝。一看就是构思了很久的作品。

 

太子悦神图。

 

出自仙乐最后一本,刚开始创作便因封笔而停更的小说。

 

-To be continued-

【FREETALK】

我觉得我最近得收敛点,整天低着头看手机狂笑着写东西。。老师在面前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已经怀疑我是神经病了……

本来我不想双玄关系那么僵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OOC的不堪入目。反正就这样吧,本来风师娘娘在我心里也不是傻白甜了。

剧透下,下一章娘娘的手机要被花城说中没收了。(是的,互相助攻,都懂的。)

我好喜欢师青玄啊!!!

花怜应该后面会有点狗血吧……

啊对了说起来马上要沈老师生日了,其实我蛮想搞篇冰秋的。
可是沈老师生日居然跟我爸同一天,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啊最后我试下 @玄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