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hāvatī」

「此心安處是吾鄉」
CyHo_ / 苏諾_

>INTJ型近視天蝎座
>一個又帥又正直的人
>多年不寫不代表以後不寫

憂來思君不可忘
無緣不必話言涼

2017.08.23
---------------------

浮世滔滔 人情渺渺
一劍飄飄 一生笑傲

【露中】Together

Title:Together
CP:RC | 露中 
BackGround:AU
分級:G
狀態:FIN
Author:苏諾_
完稿時間:2013.09.28
鏈接:http://cyhomanas.dou-jin.com/ivanyao/together

---

Together 

畫稿被確認了無數次之後終於被雙手遞給了對方。

王耀坐在工作椅上晃動著手上的黑色水筆,他側過身打量著站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站著的合作人,單手接過了對方遞過來的複印紙。
“這是什麽?”提問和舉止一樣的隨意且無所謂。
“下一期的插圖,我想先請耀君先看一下。”
淺金髮的斯拉夫青年看上去跟他紫藤色的瞳色一樣溫順而認真,伊萬•布拉金斯基高大的身軀在瘦弱的王耀面前竟顯得像是矮了一截。
“因為不知道是否符合耀君的構思,所以這次特地多畫了幾張想請你挑選一下。”

“這種事情和以往一樣交給編輯去做不就可以了,伊莎是不會讓她負責的專欄輸給任何人的。”
粗粗瀏覽了一下手中并不見多厚但顯然是花了極大心血的幾幅插畫,色彩和構圖上都下了不少功夫而且有非常強烈的個人特色。可即使如此王耀也是一臉興味索然的意思,他把稿件往書桌上隨意地一擺,淡然地說道。
“再說了我一個寫字的也不懂這些,你直接發郵件給我就可以了不必親自來一趟。”
然後他指了指書桌邊的椅子暗示伊萬坐下。

“就是因為耀君並不懂得繪畫。”
瞟了伊萬一眼,王耀眼神中並沒什麽意思卻讓伊萬下意識背脊一挺。
“啊!不,不,我,我的意思是!如果讓非專業的耀君也能喜歡的話,那才能算得上是好畫吧。”慌忙地解釋著連四肢動作也增加了起來。
“雖然說伊莉莎白的能力確實很強,但……但我想我的合作人是耀君你。我們既然是合作關係那就必須儘量保持相似的想法。我的工作是爲耀君的小說配上插圖,無論怎麼說聽聽你的意見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吧。”圓圓臉蛋上的笑容很有親和力,找到能讓人信服的理由之後伊萬說話的語調也平穩起來。

這樣的想法讓王耀很受用,雖然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靜但伊萬卻著實舒了口氣。
“我尊重你的觀點。”金棕色的視線落在伊萬帶著些許期盼的表情上,王耀肯定卻不怎麼在意地答復道:“作為讀者之一您通過畫來反饋給我的信息比起他人來的更寶貴啊。”
似乎在說一件與自己無關卻又很高興的事情。
“認真閱讀過我作品的你通過自己的理解所畫出的配圖,這樣就足夠了不是嗎。”
“可是我不只是你的讀者。”
有些激動地反駁道,連臉上也暈出了些許淡紅。
“我們是‘合作’關係啊,耀。”
“所以……?”
“我想知道你是否是真正滿意我為你所做的插圖。”
伊萬的臉上勾勒出了認真的線條,他不自覺地拽緊了從脖子上垂下的圍巾期待著對方的回答。

“只要雜誌社方面滿意我一向是沒有什麽意見的,伊莎覺得行銷售量過得去我自然也沒有什麽好說的。”
王耀迴避問題的答案刺傷了伊萬的心,他扭過頭垂下眼詳裝思索早在提筆寫作前就完成的大綱企圖以這樣的方式避開伊萬的提問。
“一直以來辛苦你了,布拉金斯基。”

“從第一次合作至今對我所畫的配圖都沒有任何評價。……所以我對於耀君來說是可有可無的嗎?”
軟軟的嗓音一直都帶有種楚楚可憐的感覺,聲調被拔高之後更甚起來。
“不過,…這段時間能和耀君這樣的寫手合作真的很高興。這是我第一次和寫手合作。”
王耀靜靜地凝視著垂下頭的伊萬,處於禮貌的平靜地答謝著:“我也很高興能認識你啊布拉金斯基。”

過往的一幕幕自眼前閃過,伊萬回想起王耀恬靜的面容和夜燈下不斷在數據板上劃過的感壓筆。
“可是沒有得到夥伴肯定的合作…真是失敗。”
沒由來的惹人心疼的自責。紫藤色的眸子里漸漸融入了透明的液體。

身體這樣的反應里不僅僅是委屈,其中的緣由也只有伊萬本人才明白。
——喜歡你啊,耀君。
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說出來,而眼下說出來也只會讓對方徒增煩惱吧?

羊絨圍巾覆蓋下的音節,骨鯁在喉。自暴自棄的繪手不動聲色地深吸了口氣笑著面對了寫手。
“因為最近學校里有不少事情,所以這期之後我可能無法再和耀君繼續合作了。”
“嗯。”
單字音節敲在漸漸寒冷起來的心上,震下了細碎的冰砂。
“之後可能也沒有什麽機會繼續畫插畫了,謝謝耀君一直以來的照顧。”

伊萬拿起了被放在桌上的畫稿,從椅子上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對著王耀鞠了個躬之後轉身離開。

“伊萬,你覺得M對E抱有什麼樣的感情?”
像精心設計過一般,當伊萬的手剛碰到門把時王耀平淡的聲音適時得響起。心情並不安定的青年因為這個問題一下忘記了原本的情緒,他停下了腳步,不明所以地保持著手握門把的姿勢轉過身望著同樣站起轉身望向他的前搭檔。
“一直以來都很想問問呢,我想你也應該把到目前為止我給你的稿子都有細細看過吧。”王耀背對著窗外照射進來的光線,垂著頭涼涼地說道。

“……我想,是很照顧吧。畢竟是非常器重的下屬,雖然很殘酷地把他帶到了戰場但意外的照顧。”
思索了片刻之後伊萬肯定地回答道。
“這樣啊。”王耀不乾脆地迴應了句,點了點頭。
“有什麽不妥嗎?”

王耀站直了比伊萬矮上快一個頭的身軀,雙手抱胸緩緩走到了伊萬面前。
“………………沒有。”他眯起細長漂亮的眼睛,撩了撩眼前黑色的碎髮。王耀安靜地審視著漸漸緊張起來的伊萬,沉默許久之後突然淺淺地笑了起來。

“他喜歡他哦。”王耀笑著說道,少有的笑容讓他原本就清秀的面容看上去更加讓人心動。
“文字和繪畫一樣都是作者靈魂的一部份,作為合二為一的合作者如果不用心去體會對方的靈魂而只是一味地以自己的想法揣測的話是無法成功的。”猶如長輩般的尊尊教導,王耀的舉止也同一個長輩一樣輕輕拂去伊萬肩頭並不存在的灰塵。
“你是我寫作生涯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合作過的畫手,也很感謝你能給我這樣一份珍貴的經歷。”

“你的心意我收到了。”

[F...I.....N.........?]


FREETALK:

這是我很久之前就想到的一個梗,有關於寫手和畫手。

這個梗思考了很久但是補不出一個完整的故事,可是一向對於故事整體極其重視的我對這個梗卻非常執著,一直想把它寫出來所以索性以這樣的形式寫了。
或許有後續也或許沒有。

國慶會去海拉爾、額爾古納、室韋俄羅斯民族鄉以及滿洲里來個露中三次元之行,明天晚上的火車,所以這段就當做是國慶賀……?【笑 

沒有和圖手合作的經歷所以這樣的見解都是一己之見。
順便文中涉及的王耀所寫的那篇其實是我還未完結的、某篇露中亂入的焰鋼文。【救命!打人不打臉打臉傷自尊啊!

 最近的露中大多都是軟綿綿的露和溫和得有些冷淡的耀,這篇也是。 但這篇露中也是互相喜歡的喲w

祝耀君生日快樂,各位國慶快樂。
感謝觀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