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hāvatī」

「此心安處是吾鄉」
CyHo_ / 苏諾_

>INTJ型近視天蝎座
>一個又帥又正直的人
>多年不寫不代表以後不寫

憂來思君不可忘
無緣不必話言涼

2017.08.23
---------------------

浮世滔滔 人情渺渺
一劍飄飄 一生笑傲

【焰鋼】你已離去三十題 之 講給別人聽<01>

Title:你已離去三十題系列 - 講給別人聽<01>
CP:RE | 焰鋼
BackGround:半架空
備註:焰鋼 – Persistence 番外
Author:苏言伊
完稿時間:2013.10.17
鏈接:http://cyhomanas.dou-jin.com/royedo-faraway/1

---

你已離去三十題 - 講給別人聽<01>


在回家的路上,羅伊遇到了每天都會蹲在街口等著自己的孩子。

“你又一個人溜出來了嗎,你媽媽會擔心哦。”
對著上司下屬保持了一整天的冷漠語氣在見到孩子金色的短髮時逐漸軟化了下來,羅伊拿出了長輩該有的態度詢問著,步伐不自覺地擴大了些往孩子所在的方向又走近了幾步。
以往見到自己就會撲上來的孩子卻出人意料地垂著腦袋蹲在鋪滿細小砂礫的水泥地上,紅彤彤的夕陽斜照在他的身上拉出了長長的影子,讓他看上去更小了。

當羅伊走進之後孩子還是保持著原先的動作。他一言不發,也沒有站起來,可這樣的異常看上去并不像是惡作劇。
羅伊盯著那一團沉默了幾秒後,緩緩地單膝跪地,順便把手裡的文件放在了地上。小東西蹲在地上的高度勉強才到羅伊的膝蓋,這讓他不得不想辦法降低自己的高度。
“Edo?”用詢問的語氣叫出了孩子的小名,羅伊面色沉靜地低頭看著一言不發的孩子,沒有其他多餘的語言和動作。
Edo的肩膀抽動了兩下,似乎還隱隱發出幾聲抽泣聲,隔了幾秒之後緩緩抬起了頭。
“我會死嗎?羅伊。”通透的海藍色眼睛里流出了澄澈的淚水,圓圓的臉蛋上有清晰可見的水痕,上面還沾著不少灰。
明顯的痕跡讓羅伊在看到Edward第一眼時就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他從口袋里掏出了乾淨的手帕,不帶絲毫責怪語氣地對著孩子柔聲說道:“把手伸出來。”

猶豫了一下後,Edo顫巍巍地把小手放到了羅伊對他攤開的掌心上。

五歲孩子的小手就算加上手指的長度也沒有超出三十四歲青年的手掌範圍,白嫩到透明的掌心里青紅色的血管清晰可見,對比之下破裂翹起的皮膚、浮出的淡黃色液體和滲出的點點血珠更鮮明了起來。

沒有絲毫安慰的語氣和溫柔的舉動,羅伊安靜地拿起手帕擦掉了Edo臉上的淚痕和多餘的灰塵。直到看到Edo下巴上同樣存在的破皮時他才說了一句:“還是先帶你回家消毒下比較好。”
話畢他單手托起孩子的腿讓孩子環住了他的背,然後才撿起文件抱住了孩子的腰。
膝蓋上的傷口蹭到對方藍色的衣袖時Edo下意識喊了聲疼。
可是羅伊并沒有更多的詢問或者安慰,只是加緊了手上的力道一邊防止孩子滑下來一邊加快了步伐。

“羅伊,我會死嗎?”帶速度逐漸平緩之後,Edo又一次緊張地問起了先前那個問題。他伏在青年的肩上,側過頭看著對方平靜的面容。
“只是不小心摔一跤而已,也不知道你在急些什麽。”羅伊不痛不癢地回答道,臉上卻因為孩子多餘的擔心而露出了微笑,“而且這些出血量是不會死的。”
“因為今天出門晚了啊,如果不跑過來的話Edo肯定會錯過羅伊下班時間的。”海藍色的眼睛不同於制服的藍色那般扎眼,淺淺的像塊寶石。他直勾勾地望著白色襯衫和藍色外套的交界處,鼓起腮幫子憤憤地說道:“你又從來不會等我。說起來我能相信你嗎?真的不會死嗎?”
“不會。”羅伊簡潔地迴應了孩子的責怪,“你父親和你母親也不會讓你這麼輕易就死的。”
“雖然你這麼說可是Edo還是信不過你。”
“那就請你愛信不信吧,大少爺。”

路過十字路口時羅伊停了下來調整了下姿勢,在確定沒有車會經過之後才繼續走了下去。
小孩子身上的溫度很高,雖然並不是很重可長時間保持這個姿勢還要留心文件也確實是件苦差事。
——最要命的是這小鬼還要跟自己鬥嘴。

“羅伊,Edo還是很擔心自己會死誒。”熱熱的呼吸吹開了腦後黑色的碎髮,Edo望著漸漸遠去的道路繼續憂心忡忡。
“你好吵啊,說了不會死的。”夕陽直照在額頭上晃得羅伊有些頭疼。

“Edo你聽著,人是一種很脆弱卻也是很堅強的生物。即使是失去四肢失去意識,哪怕連靈魂都失去了,只要是心臟沒有停止跳動,那人就不會輕易死去。”
“就算是行屍走肉般的活著,那也是活著啊。”頓了一頓,羅伊補充道。

“會有那樣的人?”
“有啊,而且那個人我們都很熟悉。”羅伊淡淡地笑了起來。
騙人的吧!Edo吃驚地瞪大了眼睛,掙扎著坐直起來詢問般地望向羅伊。
“曾經有個鍊金術師,他失去了左腿和右臂之後還是活了下來。”Edo聽羅伊靜靜地回憶著往事,連細節也不肯放過。
“那……那他怎麼走路吃飯?!”
“機械鎧啊,在溫莉姐姐家裡你不是都看到過嗎?安裝機械鎧比摔破皮要疼上幾千倍,可是人家一滴眼淚都沒有流過啊。”
在Edo看來羅伊黑色眼中的笑意就像嘲笑自己的嬌氣一般,這種溫和的笑容讓他羞得瞬間忘記疼痛,臉色也通紅起來。

“你是爲了騙我所以瞎掰的吧!說的像什麽都知道一樣!真的很痛嘛你有本事倒是試一下啊!”
不服氣地拽住羅伊的肩膀使勁搖晃,少將軍銜的肩章磕在擦破的掌心細細發疼,但爲了證明自己的勇敢Edo都忍了下來。
“乖,乖啦Edo,不要鬧了。”羅伊無奈地用力按住吵鬧的熊孩子繼續回憶著:“我爲什麽要騙你,這個鍊金術師是我的屬下,他還曾經擔任過我的副官和我一起前往西部,所以跟他有關的一切我自然都清楚。他當上國家鍊金術師的時候也只比你大五歲而已。”
“真的嗎?”將信將疑地接著問道。
“呵…他那時候比你會搞破壞多了,說到底也不過就是把我當情報販子而已。”羅伊臉上的笑容又深了一層,好像回憶起了很開心的事情。

雖然羅伊平時對自己很好,但這樣的笑容卻非常少有。沉浸在這種笑容中的孩子眨巴了下眼睛,索性隨著對方的話語繼續問了下去。

“羅伊……什麽是情報販子?”
“……呃,情報販子就是我給他他想要的消息,然後他用替我執行任務來當做報酬這樣。”
“你是奸商嗎………………”
羅伊倒吸了口氣,終於意識到讓這孩子天天粘著自己的害處所在。

“Edo,難道沒有人跟你說過馬斯坦古少將是一個誠實正直的人嗎?”羅伊嘴角抽搐了兩下,但和一個孩子置氣也實在是說不過去。
“雖然我給他的消息並不怎麼準確,但是他要尋找那樣東西本身就很困難。”
“你騙他他還願意追隨你,哪有那麼傻的人。難道他很喜歡羅伊嗎?所以跟Edo一樣被你騙都不會生氣。”Edo淘氣地揪了揪羅伊的黑髮,在羅伊的耳邊大聲說道:“雖然不會生氣,但我就知道羅伊說話從不靠譜,看樣子我這次死定啦!”

迴應的是淺淺的笑容。

一搭一唱之間兩人離Edo的家門口已然越來越近。

“不過如果我這次沒有死成的話,那我就也去學鍊金術!”早已忘卻疼痛的孩子立下了豪言壯語,“我長大之後也要像爸爸,像那個鍊金術師一樣做羅伊的副官。”
“我才不要一個五歲的小娃娃做副官。”羅伊收起了笑容,不動聲色地粉碎了孩子的夢想。
“所以我說是以後,以後啦!”遠遠看到母親的孩子掙扎著要從羅伊的懷裡跳下來,“從今天起Edo也不會哭了!”
“你還是先過了雙氧水消毒這一關再說吧。”
羅伊俯下身,小心翼翼地把Edo放在了地上,目送著孩子擺動著小短腿向莉莎奔去。

“啊,對了。”在跑出幾步之後,Edo想起還有個很重要的問題沒有問羅伊,“如果我這次死了,那羅伊會傷心嗎?會傷心到跟Edo一起死去嗎?”

海藍色的大眼睛期盼地望著他,等待著羅伊的回答。

“不會。”淡色的唇不假思索而又冷漠地吐出了那兩個字,沒有片刻遲疑。
“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沒有完成,我答應過一個人一定會完成它所以無論如何都不可以死掉。”
他高居臨下地看著孩子僵硬起來的面容,有點委屈但非常遵守諾言地沒有掉下眼淚。

“那Edo只好也不死掉了。”不知道是安慰羅伊還是安慰自己的決定,年幼的孩子苦惱地抓了抓短短的金髮下定了決心。他努力揚起稚嫩的頭顱不容置疑地大聲說道:
“如果大家都死掉了只有羅伊不死的話,那羅伊會很孤單的。”
“Edo願意一直陪著羅伊。”

氣喘吁吁的孩子靦腆地笑了起來,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臉,又對羅伊揮了揮手。
然後轉身向着母親的方向跑去。


-END-

 

 

【FREETALK】

在整理文件夾的時候無意中找出來的三十題系列,從來沒有寫過三十題於是打算試一下。
這三十題不會只限定一個CP,露中和焰鋼混搭了吧。
不得不說初看社三十題時我有種強烈的“我都寫過了啊”的即視感=_=
把《迴音》和《鏡影》兩篇換個標題套進去無壓力啊!【踹 
目測三十題里有很多會被我拿去當番外寫……

最近不太在狀態,我覺得《LCD》那篇我給玩瘋了,昨晚跟朋友補露中也補的很狗血所以一下子找不回之前寫文的感覺。
所以這篇寫完我一直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大概因為心很難靜下來?
或者是因為設定的問題嗎?其實正文進度還沒到那裡,變相劇透了。
不過殘像這篇一直是自high狀態所以不要緊了,就這樣吧。

這只是一個羅伊和小正太Edo的對話而已。

评论
热度(5)